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今夜谁人入眠

*

黯蓝的天边像烧着火,隐隐的红光氤氲在靛蓝之中。盛夏已过,只残留着孤伶伶几片枯叶的茂密枝杈互相缠绕,天际那抹细微的浅烟色薄暮便透过这枯枝残叶形成的镂空的星光雕花,在海斗脸上映下了黑色的影子。他朝着天空轻轻呼出一口气,温暖的白色雾气迅速消散在空中,就连呵气时发出的声音也仿佛被这片冷清的蓝色吞没了一样。

真安静啊,他想,却不想惊扰这片寂静,视线掠过层层叠叠的枝桠,轻飘飘的落到了斜对面,落到了永井圭的身上。永井圭的视线并不与海斗交汇,他侧着头望向天空,凝视着这片凝固了时间的天空。

耳蜗深处传来噗通噗通的鼓动声响,似火山的熔浆般喷发着、咆哮着,在皮肤与肋骨之下热烈地喧腾不休,海斗将手按在心脏上方,稍微盍上眼睛,意识却无比鲜明的捕捉着永井圭的所在。他不打算呼唤对方的名字,也不想打破这份寂寥的宁静,只独自品尝着这份藏匿于心底的狂热。

“海。”

突然间响起了声音,冷冷清清,温柔却又冷淡的声音,是永井圭的声音。使海斗沉浸的静寂被打破,他恍然醒过神,睁开眼睛朝对方望去。万千枯枝上的残叶被这声音惊动,抖动着,舒展开翅膀,在星星般的枝桠间隙中翩跹穿舞。蝶翼掀起微风抚过,扇着海斗的心轻轻浮起,又沉沉坠下。

“海,天亮了。”

永井圭的笑容仍带着几分小时候的模样,明亮、矜持,和不自觉流露出的对海斗的亲近意味。说出的话语却十分残酷:

“海?你该醒了。”

 

*

“……我不要。”

仿佛又回到了童年,那个被独自抛下的夏天。

年幼的海斗紧紧的咬住下唇忍耐,可眼睛还是刺痛得不行,眼泪无论怎么忍也止不住。

“我不要别的什么朋友,锹形虫也都给你,只要你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挽留的话语因为突然的拥抱而截断,十七岁的永井圭紧紧地抱着年幼时的海斗。他的身体不再如孩童时那肉乎乎的柔软,不但个子抽长许多,手臂一挽便能轻易拥紧小小的海斗,就连声音和身体的气息都改变许多。可这也是海斗所熟悉的永井圭,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年龄,就算再没有当年那般亲密,海斗也没能停止过追逐对方的视线。

“海。”

永井圭温柔的声音腻人,他用下巴磨了磨海斗头顶的发旋,紧贴着他脸颊的脖颈处散发出好闻的橘子香味,海斗贪婪地嗅闻着,却揪紧了对方的衣服不肯放手。

像是为他的动作而无可奈何,头顶上传来永井圭轻笑的气息,不想错过他的笑容,海斗抬起头,却沉溺于那含笑的双眼。

不知倒映着哪里的光,永井圭的眼中是一片星光。

在这片星光中,永井圭向海斗说:

“只有海,我是绝对不会背叛的。”

 

*

这是安慰吗?还是承诺?奇异的是止不住的颤抖和泪水都停住了。犹豫了一下,幼年的海斗朝永井圭伸出手,指尖相触的瞬间身形随之伸展拉长,脚下的影子裂开巨大的口,白色的飙风从两人之间灌入,撕扯着海斗紧握住对方的手,风割得他皮肤刺痛,然而成长的疼痛也伴随着期待的甜蜜,终于在与对方相拥紧的同时变回了十七岁时的海斗,他像要把对方揉进自己身体里一样用力地紧抱着永井圭,并在他的耳边呢喃着他的名字。

如同最深情的恋人。

“圭……”

 

*

海斗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仿佛都被黑暗浸透了,耳边只有琴吹武有节奏的鼾声,他皱着眉头,顽固地盯着这片黑暗。好一会那些冰冷的物件才如同被印刻上更黯色的影子般从黑暗中显现出大概的形状,张牙舞爪的朝海斗突显着自己的存在。

离别的夏天早已过去,空气中飘散的水气掺入了冬日将近的寒意,海斗呵出一口气,眼前像飘过一片淡蓝的雾,须臾间便融化在黑暗中。

“骗子。”

他凝视着这片黑暗,长久的,长久的凝视着,等待着连自己的意识也被其吞没的那一刻。


END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