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海圭短打两篇

雪夜

从补习班出来的时候,雪几乎覆盖住了周围的一切。路上不见什么行人,就连零星经过的几个也都将脸隐藏在伞面底下,行色匆匆的在雪地里安静地烙下几行脚步,只有发出昏黄光芒的路灯整齐的一路蜿蜒至远方。永井圭蹬了蹬冻得发麻的脚后跟,沉默地在路灯下踏着自己的影子前行。

拐过街道的路口后,身后就跟上了和他节奏一致的脚步声。鞋底摩擦着冰面,发出嚓嚓的声音,永井圭眯了眯眼,骤然加快了脚步,身后跟随着的声音顿了一下,旋即又迅速跟了上来。

平常总嫌花俏的电子广告牌在这片雪色中也失了几分颜色,道路的尽头延伸着,缓缓地隐没在被皎皎的白雪包裹着的黯蓝色天幕下,不知谁家的店铺里放着的清亮歌声,在雪声中也被模糊得似有若无。很快就体力不支的永井圭不断喘着气,灌进鼻子里的空气新鲜而冷冽,口中呼出的热气凝结成一片片的白雾。

真傻,他凝视着呼出的白雾想,于是放慢了脚步。身后跟着的人似乎也没有追上来的打算,仍旧不前不后的跟着他。

“喂,你……在干什么?”

正打算继续迈步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不熟悉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是因为觉得可疑而前来询问情况的巡警,虽然没停下脚步,可永井圭的耳朵还是不由自主的竖了起来:

“跟踪?嘛,也可以这么说吧……”

那个白痴!

无法再继续前行,永井圭愤恨的咬紧了下唇,怒气冲冲的回头冲上去一巴掌把正被巡警皱着眉头盯着的男人打了个趔趄。

“对不起警察先生,这是误会,我们刚刚是在玩耍。”

“……但他说是跟踪?”

“只是惩罚游戏罢了,我们是朋友。海,把你的学生证拿给警察先生看看。”

也许是身为疑为‘受害者‘的身份,也也许是好学生的形象起了作用,查看过两人证件的警察没再继续追问,顶着他狐疑的目光往前走的时候,身旁这个被救助的家伙却一脸若无其事的开心笑容。

“下次还是不要跑了吧,下雪天要是滑倒了可就不好了。”

……那你不要追啊。

艰难的将吐槽咽了回去,永井圭用膝盖踢了海斗一下。

“你来干什么?”

“嗯?唔……因为,下雪了啊,我想着圭会不会忘记带伞所以就顺便过来了。”

“然后呢?看见我带伞了你怎么还不回去?”

“啊~啊~那个啊~不知不觉就……”

什么叫做‘不知不觉就‘啊!你是变态吗?真没看出来你还有兼职做跟踪狂的潜质呢笨蛋海!

不管怎样对方的初衷总是好心,无法对用这样笨拙的方式来表达善意的家伙发出怒吼的永井圭只能辛苦的憋住气,海斗从旁边窥视着他的表情,在看到那张因为生闷气而不自觉嘟得更圆的脸时忍不住笑意又加深了几分。

“……你笑什么?”

“没什么。”海斗从兜里掏出热乎乎的暖手宝硬塞进永井圭的手里,“刚才圭说我们是朋友……我很高兴。”



琴吹武是个老烟枪。

这么说可能有点夸张,不过不惜借用IBM的力量也要从监狱外面带回香烟,也只不过是因为每天不偷偷哈上几根总会觉得一整天都没力气。如果说这是瘾的话,他也不能否认自己的烟瘾还算是蛮大的。

监狱里唯一的烟友是个叫海斗的奇怪男人,虽然说是烟友,不过对方似乎并没有琴吹武这样强的瘾头。给他烟他会抽,不给也不会记挂着。

“说起来你这家伙看起来好像对什么都不太热衷的样子,就没对什么上瘾过吗?”

回答他的是意料之中的沉默,琴吹武撇了一眼烟雾缭绕的海斗面无表情的脸,暗自嘲笑着自己的多管闲事转回头。

“圭。”

好一阵子,烟友那边才传来一声不甚明确的回应,琴吹武吐掉嘴里的烟圈,有些疑惑自己的听力。

……他刚刚说了什么?

这个疑惑直到他带着海斗见到永井圭时才得到解答。

远远的瞧着正在争吵个不停的黑发与黄头发的两个少年,琴吹武最初将视线锁定在金黄色头发的看起来就很阳光健康的少年身上:

“哪个是你朋友?啊,不过是你的朋友的话应该是染了头发的那个吧……”

询问的话音还未落,身边的海斗就迅速冲了出去,狠厉的飞起脚将那个被自己判断为‘海斗友人’的黄头发少年的脑袋踢到墙上,然后将惊讶的喊出“海?”的黑发少年护到了身后。

……好吧。

琴吹武一边事不关己的笑着“那家伙八成被你踢到脑振荡了,没问题吧?”,一边手痒的又摸出口袋里的香烟。

看来两个问题都得到了解答。

评论(21)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