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在光线不佳的昏暗电车里,摇晃不停的人的面容像是全都罩上了灰色的影子。海斗艰难的从大腹便便的大叔与喷了刺鼻味道的香水的OL之间穿过,挤到一名穿着白衬衫校服的黑发少年身后站定。身体贴上对方后背的时候,少年的眼睫颤了颤,很快又恢复镇定,若无其事的望着窗外快速闪过的斑驳景色。

“我们学校下周组织去修学旅行。”

不大的声音在列车摩擦铁轨的声音中支离破碎,海看着无动于衷的少年,扬扬眉俯下头紧贴着他的耳朵又轻声重复了一遍,温热的气息从耳廓到脸颊舔舐而过,惹得对方怕痒的缩了缩肩膀。

“圭?”

“那种事情我没兴趣,不用特地向我报告。”

“是吗,”海直起身,身后的乘客似乎更多了些,他将手穿过圭抓着的吊环的手臂下方握紧两张座椅背上的扶手,在少年背后成虚虚环抱状,稍微用力地抵着朝自己压过来的人流:“也许是因为我会觉得寂寞吧。”

回答自己的只有意料之中的沉默,好半天才听到少年怏怏不乐的小声嘟喃:

“一路平安。”

于是海再没能忍住脸上的笑容,心满意足得像是尝到了腥味的猫。

“圭的话,想去哪?”

这是得寸进尺,他带着几分陶醉的想,微醺的享受着少年的再次退让。

“……海边,我想看海。”

在四面环海的日本这个国度,崎玉是难得离海边有点距离的城市,虽然真的想看的话也不需要多久就能到海边,不过对于一心扑到学习上的永井圭而言哪怕是留下一点放松时间都算是一种奢侈。

但海对海斗来说却是经常能够看见的风景,跨过大半个日本,住在九州的爷爷家却是被海所包围的乡下地方。浑然一色的海与天空,岸边清澈而透亮的海浪拍打着白色的浪沫,有时候会推上来一些来自海洋的馈赠。往深一些的地方望去,如鱼鳞般颤动的银白波纹下是深邃的幽绿,仅仅只是凝视着它就仿佛连同自己的灵魂都会被吸进去,有时候海斗凝视着它,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象着自己往那幽深的海谷中坠去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

“怎么了?”

从回忆中叹息般的海浪声回过神,海定睛看向近在眼前的圭的双眼,那双平时总是平静无波的红色瞳子此刻正写满担忧,凝视着这双眼睛,海总算又有了脚踏到实地的安稳感,他朝圭安抚的笑笑,不打算坦白那些纠缠着自己的妄想:

“什么时候能和你一起去看就好了。”

如果有你在身边拴住,我大概就不会想着融进那片海底了吧。

 

在带着永井圭逃亡的那个晚上,高速公路边上一闪而过的景象,被茂密的针叶松包围住的湖泊在月光下闪着银色的光,虽然只有巴掌大小,却让海忽然想起了过去曾经期待过的一起去海边的愿望。

“我想要过平静的普通生活。”

“九州,我爷爷住在九州……在那里的话肯定能平静的生活。”

“……说得也是。”

“好嘞,那就这样决定了。”

 

 

 *

“……和海,只能走到这了。”

盛夏的树影如海,层层叠叠地往无力的躺倒在地面上的海斗压去,幽绿的浪潮像是吞噬了一切声音,用寂静溶解着海斗的意识。

在这片寂静之中,就连自己的呼吸声也听不到。海斗茫然的任由黑暗将自己淹没,朦朦胧胧地随着海浪摇曳起伏。

啊啊,原来我……

树顶上透下的光就和海面上透进海中的一样,刺得海斗眼睛生痛,于是他闭上眼睛把自己蜷成一团:

我还在深海之中。


评论(1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