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King's Game

入读注意:

警告!为避免无意受伤请务必注意!!!!!!!!

本篇是无责任恶搞,内含大量OOC元素。

其它动漫和人物声优梗出没。

刻意装逼且女尊思想出没。

.

.

.

.

.

.

OK?

不到四坪的狭小房间里充满了压迫感,空气被挤压着,战意一触即发。意识到额头不断溢出的汗珠从脸上滑过,中野攻也无意分心抹去,他俯低着身体,灵活转动的眼睛如狼一般警戒着周围的对手。而这些敌人们也各自摆出狩猎者的姿态,不露破绽的朝四周迸发出浓烈的杀气。

胜负不过一念之间。

这是经历过战场上厮杀的战士们才能够得出的经验之谈,在座的诸人也都是深悉此理的老手,更是懂得‘后发制人’的种种手段,只不过由于实力并不悬殊,势均力敌的人们彼此间的对峙竟形成了这难以打破的胶着之态。

冷汗,不一会就浸湿了熊熊燃烧着战意的躁热身体,中野攻紧张的脸上竟露出一抹扭曲的笑意。他并无退意,亦没有绝对胜利的自信,仅仅只是在注意到一个很可能导致自己惨败的纰漏时与对面的琴吹武对上了视线。两个同样骄傲的男人在短暂的视线交会便立下了无声的共战契约,以图共谋大计。

“哼。”

第一时间注意到两人间的视线交流并看破了一切的人渣……不,冷血无情、万恶之源的夜之魔王永井圭,用鼻子哼出冷气,从他身边的鹰犬海斗手上接过最后一根战斗必须的筹码,鲜红的瞳孔里满是冰霜。

战斗为人之本性,生存之根本。任何生命若想继续存活于世必然要从别的生命处掠夺,或为食粮,或为繁衍,这即为生,只有强者才能幸存。

得到了战友的中野攻也获得了更多的勇气,不再畏惧魔王威仪的他活动着手指的关节,大无畏的用行动挑衅着魔王的怒火。不仅仅是他,在座的所有参与者全都紧紧的盯着永井圭手中之物,眼中写满对胜利的期盼和狂热。

冷淡的环视了一眼众人,永井圭用他一贯懒洋洋的声音发出指令:

“国王殿下……是谁?”

 

*

“呃,那么……”琴吹武向众人出示国王签:“既然难得的获得了KTV房间的使用权,就稍微利用一……”

“等一下。”

中野攻一脸严肃的将琴吹武拉到一边,才刚刚结成的同盟(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就立即获得了命运女神的青睐,作为一名渴求胜利的男人他才不会矫情的说着‘赢得太容易了真无趣我才不要’一边将胜利拱手让人。

“目的你还记得吧?”

“啥?”

“打败海斗!消灭大魔王永井圭!顺便请让我和泉小姐的关系更进一步拜托了同盟!”

“……”

实在是太没干劲了!

为队友松懈的态度而忧心,中野攻蹙紧眉头,试图以自己那双自认为充满了睿智与坚毅的成熟而性感的双眼向对方传递去强烈的作战意志。但此时的琴吹武脑内只回荡着一个疑问——

老子特么的什么时候和这家伙变成同盟了啊!

他想要脱身离开,肩膀却被越说越兴奋的中野用双手钳制住,琴吹只好用口形向中野身后的其他人发出求助,却被无情地投以了‘放弃吧与草履虫勾通是完全不可能的’的怜悯目光。

“所以说!你……真的好好考虑过了么?”中野一边说还一边凑得更近,逼得原本还打算继续求助的琴吹不得不缩起脖子艰难的把脸撇向一边来避开被一脸潮红的同性呼吸喷在脸上的恶心感,同时考虑起学习永井圭平常那样召唤出IBM揍飞这家伙的可行性。

“废话——”

“好!全靠你了兄弟!”

听到琴吹的回答,中野竖起右手大拇指,接着手指向下狠狠一划。虽然没有特别说明过,不过他相信对方一定明白这就是‘发动攻击’的炫酷手势。

“干翻他们!”

“我什么都没说吧!”

事实上是从头到尾就没机会说句完整的话,不过被抓到隐隐作痛的肩膀总算能够脱离锢桎,琴吹武赶紧一手拍开中野过近的蠢脸,“话说不要随便干扰国王的决定啊。”

“什!什么?就凭你我之间的交情……”

再和这家伙争下去会没完没了,绝望的琴吹迅速做出了显然是因为嫌烦而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随便命令:“1号和3号,来对唱情歌。”

“什么!情情情情情歌?”

这样温和的要求当然不能使中野满意,在确认过手中的签号之后更是一脸突闻噩耗的模样朝同为‘平民’的两名男性发出恐吓般的呲牙声。

“1号是我。”自投罗网的海斗自然的略过明显没被点中名而显得相当自若的下村泉,转向正小声叨咕着‘中野这个蠢猴子违规了吧不惩罚吗?’的永井圭:“圭?别藏了,我看到你的签是3号了。”

“靠!我不允许!除了我之外的人谁都不准和泉小姐……”

“……这家伙果然是笨蛋吗?”

“中野君,你这么关心我很高兴,不过……”在座唯一的女性下村泉笑嘻嘻的指了指海斗和永井圭:“刚刚海斗君说了吧,他是1号,而永井君是3号。”

“那又怎样!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泉小姐!”

“所以要对唱情歌的是他们两个哦~”

 “切。”

还想着继续保持着事不关己的样子放任中野耍白痴来躲过国王命令的永井偷偷的朝阴暗的角落咂了一下舌,然后有些腼腆的回头对海斗苦笑了一下:

“我不擅长唱歌的啊……”

这当然是骗人的。永井圭的表情从拿到话筒的那一瞬间就完全变了,即使是听到了海斗那句‘我也是第一次进KTV,以往只在洗澡时偷偷哼过几句’的谦虚回应也只是加重了他眼中的凝重。锋利而美丽——从永井身上忽然迸发出来的逼人气势就如同刚出鞘的日本刀一样,就连中野在旁边吱吱喳喳的‘这次这两个混球死定了必定要在泉小姐面前颜面尽失从此被大家嘲笑得再也抬不起头再不敢对我作威作福看到我就呜呜呜的哭着跪下求我原谅咩哈哈!’的烦人叫嚣在他耳里也全都变成了毫无意义的杂音。在召唤出复数的IBM的同时,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声音是武器,旋律是招式。永井睥睨着在自己开口瞬间就跪下了的中野,冷笑一声对上海斗的眼睛,金色的瞳孔里满满的倒映着自己的影子,他气息没乱,心脏却猛然颤抖起来。

音乐是人类历史之初便已存在的美妙产物。为祭祀,为求偶,为愉悦,为悲苦。其中更是有能让人心生共鸣的巨作,甚至‘从音乐声中能窥见歌者的心灵之声’的说法也曾煊赫一时……被声音的旋律捕捉住,永井赶紧振作精神,不服输的个性透过歌声传出,海斗闻声眯细了眼,声音中的温柔音色更是浓郁。

“呜哇,真不愧是声音是宫野真守的男人,唱得超好耶,颤音一极棒。”

琴吹武面无表情的鼓着掌。

“海斗唱得也很棒,声音温柔的地方简直逼得人心怦怦跳。”兴奋的随着音乐声打着节拍的下村给予了中野最后一击,“两个人看起来都好耀眼。”

“……这是什么鬼音乐选秀节目吗?你们说话的方式这么官方我完全听不懂啊。”正面遭受到歌之王子殿下☆双人份攻击而几乎快要气绝的中野趴在地板上蠕动着身体垂死挣扎:“话说永井那家伙还召唤出了IBM合声这也太过分了吧?呐?”

“而且明明只不过是唱KTV而已,有必要搞这么夸张像是开个人LIVE似的,太夸张了吧?呐?呐?”

“丧家之犬的吠叫还是收敛一下比较好,”完美收音的永井冷冷的踢了一下中野,“你刚刚说要谁向谁下跪?”

……魔王大人我错了还不行么。

“圭,”一脚将刚抬起头想示弱的中野脑袋又踩回地板上,海斗笑笑朝永井递去水杯,“唱得真棒。”

永井满腹的怨气似乎在看到海斗的笑脸的瞬间就烟消云散,旋即又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怏怏的从海斗脸上移开了视线。

“……你也……很不错……”

“好~好~”眼见着两人中间貌似就要冒出粉红色气泡般的奇怪氛围,将不解风情演绎到极致的琴吹强硬的插进两人之间,拍打着双手示意:“歌也听够了,那么就继续下一轮吧。”

“……中野要怎么办?”

“他不是死了吗,无视吧。”

一只惨白的手有气无力的插到打算重新抽签的众人之间摇了摇。

“……原来还打算继续的啊……”

“切。”

“国王殿下……是谁?”

 

*

“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夸张的笑声响彻小小的KTV间,在抽到国王签的同时就满血复活的中野攻像想让人膜拜一样将签高高举起,签面映着霓虹灯的光芒烁烁发亮。

“果然命运女神还是站在我这一边的!这就是正义必胜的绝对力量!快臣服我吧!愚民们!”

“……你现在的表情无论怎么看都是邪恶的那一边才对吧。”

“我以中野﹒攻﹒噗利噗拉之名命令!”无视旁边人‘这什么鬼’的吐槽,HIGH过头的中野将一侧的腰高高翘起,一手捂过左眼然后再指尖微翘的大力挥出:“1号和3号!朕要求你们玩Pocky Game!这可是国王游戏中最具破坏力最恶的选择之一,向地狱堕落的起点!怎么样永井圭!海斗君!为你们刚才对朕的羞辱后悔嚎哭吧!”

“呃……不好意思在你玩这么开心的时候打扰,”即使是抱持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生信条,琴吹武仍然没能忍住对中野某方面的不忍直视,“虽然上一轮1号和3号分别是海斗君和永井君,但是我们……重新抽过签了哦?”

“……咦?”

“中野君真是迷糊。”似乎觉得当面嘲笑有些不太好意思,下村泉捂着嘴矜持的笑了起来。看到她的表情,中野不禁慌张起来:

“呃?等、等一下!对不起我刚刚说错了我改个……”

“虽然并没有很认真在玩,不过游戏规则是不能更改的。”

“但、但是那样泉小姐……”

“嗯嗯,中野君我也觉得尊重规则很重要。”

“但是~”

撒娇一下耍个赖什么的……打着这样的主意的中野慌乱的挥舞着双手摆出作废的手势,遗憾的是却没得到任何支持,正当三人闹作一团的时候,原﹒好学生的永井圭在旁边轻轻地扯了扯坐在身边的海斗的衣袖,巴眨的大眼睛中流露出难得一见的迷茫:

“海,Pocky……Game是什么?”

“……”

妈妈!这里有幼童!这里有国宝一样稀世的单纯幼童啊!

永井的声音很小,不过对于在座这些耳目灵敏的人来说还是听得十分清楚。张口结舌地看着他那张仿佛纯洁如白纸般的少年面容,虽然明白其内里是个黑得不能再黑的大魔王,众人的心底还是涌出了微妙的愧疚感,纷纷安静下来朝被询问的海斗转过头。

抽出永井捏在手中的1号签的海斗安抚地笑了笑,然后和自己手中的3号签一起摆到了桌子上。

“圭,”一回头望向永井,海斗就露出了相当令人信赖的坚定表情,他的声音沉稳,仿佛要向永井圭传递去更多的安全感,金色的瞳子射出坚毅的光芒,扶着永井肩膀的双手更是稳如泰山……确实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来都是一个值得依赖的存在:

“只管相信我吧。”

只是个Pocky Game而已,相信个鬼啊!

完全没将旁人那针扎一样的视线放在眼里,海斗保持着他一贯的绅士风度轻声向永井确认过喜好的口味后从桌上几种口味的Pocky中抽出一根巧克力味的让他含住。

“绝对不要松口放开Pocky,接下来圭只管相信我就行了。”

“……hei?”

含着Pocky一端的永井圭歪了歪头,就算再不懂看着周围其他人的奇怪表情也下意识觉得哪里不对想要用手机查的时候……双手却被海斗一把扣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朝自己越靠越近……然后一口咬住了Pocky的另一端。

咦咦咦咦咦咦!

“呜哇,就算是发不出声音我也觉得我好像听到永井的惨叫了。”他人的悲剧总是治愈己身悲惨的最佳良药,看到这一幕后总算是冷静下来的中野攻掏着耳朵说道。

“海斗倒是很高兴的样子,妈蛋真是闪瞎老子的钛合金狗眼,呵……”真相了的琴吹武再度面无表情的呵呵着。

“永井君说他不懂这个游戏好像不是骗人,真的含着Pocky完全不动……倒不如说不敢动的样子www。”如果忽略掉语调中微妙的愉悦的话,有别于另外两个一边看热闹一边说风凉话的男性,下村泉对游戏的进展情况十分感兴趣:“海斗君这边倒是气势十足的大口啃着……好像啮齿类www……啊,快要吃完了,就要贴上永井君了!”

“呜哇。”

“噫。”

“和海,只能走到这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火光电石之间,眼看两人的嘴唇就要贴上的瞬间,脸红得几乎要爆炸的永井圭果断的一口咬断Pocky并把脸别向一边避开了海斗。

“咦~”

“好可惜~”

“都这样了居然还逃!永井圭你的男子汉气概呢!”

“吵死了!”一口打断众人的抱怨,永井圭装作没看到倒在身后发出不明意义的喃喃‘又是夏天啊……’的海斗,强硬的一把抓过放在桌子上的签怒吼:“快点开始下一轮!”

“国王殿下是谁!”

 

*

“哎呀呀~”

少女的相貌端庄,只有微微翘起的短发发尾为那张如玉的脸上增添了几分活泼,不过一旦脱下那套显得过分严谨的制服外套后平时不怎么惹人注意的娇俏便突显出来,这样秀丽的容貌在一群臭男人的包围之中更是显得鹤立鸡群般。手中轻持命运女神意外眷顾的证据,美丽的少女嘴角微翘蕴出一抹微笑,那脱口而出的小声咏叹像是给她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但是……

即使是在防卫严密的大楼内部地下密室之中,永井圭仍然敏锐的感觉到背后窜过一阵寒意。按捺住扯上海斗往什么地方逃窜的冲动,他强迫自己往正源源不绝地往四周散发出几乎可以质现化的恶意源头看去——那里只坦然的端坐着一名娇小的少女。

少女的微笑依旧美好,可那扬起的唇却似涂上了毒药的凶器,若是谁大意轻触必定就会如同被莎乐美爱上的圣约翰一样丢掉脑袋吧。注意到永井圭警戒的视线,少女腥红色的眼睛更是刺出无数杀意的尖芒——这是魔女,真正的原罪者莉莉斯,无声无息间已朝愚昧的男人们露出了尖锐的獠牙。

永井圭第一次认真打量起眼前这个从前从没被他放在眼里的女性,现在才注意到,虽然游戏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但是只有下村虽然好像一直到现在才当上国王,但根本上的利益却丝毫没有受到任何的触动。相反的反而在隐隐中掌控着游戏的走向。

大意了!

他暗暗咬牙,是因为对方是女性所以让自己轻视了的缘故吗?还是因为中野攻一直的夸张动作掩护了她的意图?懊悔着自己的轻敌,冷汗从永井圭脸上滑过,就算是顽固的坚持着硬抗着这股绝对优势下的威压,握紧到微微颤抖的拳头也暴露了他内心深处的畏惧。

像是愉悦于他的表情,少女发出一阵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那么就请4号……嗯,还有3号一起来玩扭扭乐吧~啊,为了照顾什~么~都不懂的永井君,我来说明一下游戏规则吧~”

“咳,不必了,我还是有学习能力的。”在听到不懂的名词时就第一时间掏出手机查询的永井无奈的打断下村,将手中的4号签递了出去:“话说为什么总是我中……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讨厌怎么可能呢?”下村泉笑笑否定他的猜测:“就算因为永井君的妹妹而弄坏了我重要的制服,就算因为永井君到~处乱逃害得我被户崎先生训斥,就算因为永井君威胁户崎先生而使得我们不得不和你合作,我也完~全~不会怨恨你哦~”

……听起来完全不像不会怨恨的样子。

“不要害怕路上会出现什么,害怕的话就无法往前走。只要踏出脚步,自然能够走出道路。所以不要犹豫,向前进吧。所以永井君?走出去之后,便会有所了解的。”

“啥?”

与其说是为她突然的态度转变而惊讶,倒不如说是完全不能理解她话中意思的在座男性全都一脸的呆怔。

“……这是什么新兴邪教的宣传词吗?”

“并不是。”迅速否定永井圭失礼的猜测,大概是说完了想要说的话,下村泉一脸满足的把前言撇到一边干脆的继续游戏:

“总之3号是哪位~”

“啊,我……噗!”话说到一半中野攻咻的一下就面朝墙壁的贴到了墙上,骨头发出的碎裂声音光是听就让人觉得好痛。

被人忽视的潜伏者还有另一位,是该称赞真不愧是亚人永井圭的协力者恢复真是惊人,还是从刚刚开始就隐瞒了真正的实力呢?刚才还一副半死不活模样的海斗如猎豹般优雅而危险的从不被人注意到的阴暗角落里显出身形。动作疾速,下手狠厉,眄睨猎物的时候冰冷的眼底泛出浓浓的血雾,这从未见过的冷酷模样让永井圭心底不禁打了个咯噔。

“3号是我呢。”

拍拍脚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海斗冷静的捡起中野掉在地上的签朝下村点点头。

“中野君好像真的死了啊……好吧那就是海斗君了。”

“……这明显是违规吧。”琴吹武正直的吐槽,“明目张胆的。”

“不,这是名正言顺的技术性队员替换。”

海斗冷淡的睨了一眼琴吹让他闭嘴,然后边解开袖口上的扣子一边和永井搭话:

“圭今天穿的T恤比较方便活动。”

“……是吗?”

见下村并没有阻止海斗的意思,判断出对方不爽的对象大概只有自己的永井圭暗自松了口气,脑袋飞速疾转着:

下村的怒火应该不会波及到海不过知道他是我的协力者后难免……不,现在首先应该担心的是海的异常他平时是这样危险……的……吗?

回过神的同时就看到近在眼前的海斗的脸,永井下意识发出无声惨叫边向后退了一步,后脑勺却被海斗一把护住。金色的眼睛端详着他,脑后的手与其说是保护他不如说是禁锢,注意到这点的永井不由自主地又打了个哆嗦。

“海……海?你在生气吗?”

海斗没有回答这个疑问,只是将视线无机质般下移:

“……鞋子,脱下来比较好吧。”

“啊,是!”

思路被连番的意外打断,永井圭不及细想便顺着海斗的指示慌慌张张的脱掉鞋袜,赤脚踩到琴吹帮忙铺好的游戏垫上。

“我不擅长运动……身体应该也不会灵巧到哪去吧。”

“那种事情……”

像是没听到永井小声的‘这是准备姿势吗?’的询问,仍旧没什么表情的海斗沉默着以一种几乎要贴到永井身上的极近距离站在他身前,并用两手紧紧扣住了他想要向后避开的腰,与此同时,下村泉发出了‘海斗君,右脚蓝1。’的指示。于是他右脚微抬,穿过永井张开的两腿之间,听着休闲裤与牛仔裤摩擦出的暧昧声音,感受着对方大腿擦过自己右腿时的感觉,他精准的踏上蓝1的色块。

“那种事情,我知道啊。”

然后海斗终于又笑了起来。

 

*

“恶,这个房间怎么一股腐尸味。”

一打开门就被房间里的味道冲得赶紧捂住口鼻的户崎优厌恶的皱紧眉头,君临于尸山顶端的魔女……此时已经恢复成普通少女模样的下村赶紧笑嘻嘻的跳跃到他身边,一边将门合上一边扯着户崎的手臂朝外走去:

“户崎先生有什么工作要交给我吗?别担心我这回一定也会好好加油的!”

“啊啊,请带我一起……”

琴吹武挣扎着向门外那抹快要消失的光明伸出手,后腿却被压在尸山底部的中野攻一把紧紧抱住。

“……别想逃啊,我亲爱的同盟……”

“谁和你是同盟啊!救命啊户崎……不!下村小姐!请等一下啊啊啊!”

“圭……”

“……”

“如果你不需要我,我会抽身离开,但是圭,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会来救你。”

“说这句话之前先从我身上下去啊啊啊啊啊!”

“咩哈哈哈哈都别想逃国王游戏还要继续!继续!”

“中野你这个笨蛋快给我住手!”

“国王殿下……是谁?”

“亚咩蝶!”

合起来的门背后,仿佛陷入了最炙热的阿鼻地狱的King’s Game……仍然在继续着。

END

感谢您的阅读。

这么写真的会有趣吗?在码字的时候我这样一遍又一遍的质问自己。这篇文就是在这么个状态下写出的。最初是为了贺新年想着能让观者嘴角微翘我就满意了的文,可刚起头就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进而影响到心情导致难产到它差点流产,如果现在还能博人一乐就好了。

愿2016年世界和平。

评论(3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