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Kiss

永井圭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碧蓝色的天边堆着高高的积云,夏天就快要结束了,气温却一点也没下降,他擦擦额头上流下的汗,拨开道路边上的杂草丛。

“海,我找你好久。”

被呼唤到名字的少年正蹲在道旁的矮树丛后,听到自己的名字连忙朝永井打出‘噤声’的手势并示意他靠过去。

“你在这里看什么啦?”

小声的抱怨着,永井还是老老实实地往海斗拨开的树叶间隙朝外窥去,被碧绿色叶片包围着的视界里,一对青年男女正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什么?”

“这是KISS啦,KISS。”

沉浸在二人世界里的男女并未发现附近藏匿着的孩子们的动静,他们仍在不停地亲吻着彼此的唇,并在接吻的间隙中互相凝视,还不断的用手爱抚着对方的脸颊和身体。永井才看了一会就感觉到脸上燃起了灼烧一样的热度,有些不高兴的撇了一眼一旁兴致勃勃的海斗:

“……我没兴趣。”

得意的笑容凝固在海斗脸上,他转动眼睛瞟了一眼那对男女,又看看永井似乎快要生气的表情,忽然觉得刚才还看得津津有味的接吻其实也不是那么有趣。

“那,”海斗干脆的朝永井伸出手:“趁还没被发现快溜吧。”

握上的海斗的掌心里汗津津的,永井圭看着海斗被汗浸得湿漉漉的发梢,心底那点微弱的怒气一下就熄了。少年们蹑手蹑脚走出好远才敢透出大气,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想起刚才对方那憋着气的滑稽模样,不由得都笑了起来。

“海很感兴趣吗?”永井想了想,不由得又问起:“KISS。”

“也不算,只是有点好奇罢了。”海斗拔了根草叼在嘴里,一晃身体便躺到了草地上,风从坡上吹来,勉强减去了他身上的几分闷热。惬意的嚼出草梗中的甘甜,海斗有些坏心眼的撇了眼坐在身旁的小伙伴。

“圭KISS过吗?”

“……一般情况下不是会先问我对KISS的观点么?”抱膝坐下的永井圭用一只手撑着下巴,眯细了眼睛同样感受着这丝夏日里珍稀的凉风。

“哼?是吗?……那,到底有没有。”

真是穷追不舍。永井圭叹了口气,板起脸准备严肃的朝自己这个没常识的友人好好进行一番训导:

“我们还都是小孩子耶,现在说这个是不是太早了?”

“那,就是没有了。”

“废话……”

“那我们来试试。”

是自己的训斥还不够凶吗?完全没意识对于年幼的他而言脸上即使出现再严肃的表情也会更显可爱的永井圭垂头暗自反省了一下,再抬头就看到海斗一脸的奸笑。

“你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

才不想输给你。被这样的意气鼓动着,永井抬手扶住海斗的脸,确认好位置后便闭上眼睛缓缓的将嘴巴贴了上去。

……并不是讨厌的触感,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有的只有因为和另一个人靠得太近而变得小心翼翼的呼吸,感觉到海斗好像笑了一下,永井睁开眼睛,眼前就是海斗那双放大的金色瞳孔。

“只有我一个人闭上眼睛太狡猾了。”

“是吗?”这么说着的海斗伸出舌头舔了永井的嘴唇一下,“咸的。”

“应该是我的汗的味道吧。”总觉得只有自己被舔好像有点吃亏的永井想了想,也伸舌头舔了舔海斗的嘴。“……一股草味。”

“啊~应该是这个的味道吧。”海斗捏着手中的青草在永井面前晃动了一下,然后将他还没嚼完的草梗部分又塞进了永井的嘴里,“根部是甜的。”

“……确实。”

看了一会老老实实地咬着自己嚼过的草梗的永井,海斗又躺回了草地上。他看着天空上那一团团乱积云,不一会便被那片折射着过强阳光的云彩刺得目眩。

“……KISS其实蛮无聊的嘛,感觉又傻。”

“唔。”

“圭,我们长大以后绝对不要和别人KISS。”

“唔。”

“说定了哦。”

长大了以后的事谁能知道呢?永井圭想象着绝对不与别人接吻的长大后的自己与海斗的模样,却怎么也无法得出确定的印象,最后还是含糊的轻应了一声。

 

*

听到休息区那边传来大钟敲响的声音,永井圭又掏出手机确认了一下时间。眼尖的女同学立即询问着‘圭君接下来还有安排吗?’一边积极的靠了过来。狼狈的躲开被女同学的胸部碰触到手臂的可能,永井顶着其他男生们或羡慕或嫉妒的眼神在脑中苦苦搜索着少女的名字。

“不是,我只是在想大家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呃……”

忽然插进两人之间的玩偶熊爪解救了永井圭的困境,一人高的熊玩偶带着一群叫嚷着‘熊熊,给我气球’的孩子们朝惊讶的女同学递去了一个气球,待她犹豫不决的接过后便干脆杵在两人之间开始了派发气球的任务。熊玩偶是公园里相当受孩子们欢迎的人气颇高的吉祥物,开始派发气球后周围便立即围满了孩子,想要继续搭讪永井的女同学几次再开口都被孩子们的尖叫声打断,无奈之下只好愤恨的瞪了一眼穿着熊玩偶装的工作人员后悻悻走开。

永井圭没和女同学一起离开,用手机给活动的组织负责人发去‘我有点事先离开了。’的道歉短信后,虽然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他还是默默地站到了熊玩偶面光的那一边,不一会就被夏季的阳光灼得背部隐隐作疼。

这就是‘盛夏酷暑’啊,永井圭想,凝视着熊玩偶的动作,心底不禁浮上几分担忧。他想去给对方买瓶冰水,又担心自己一转身对方就会立即消失,于是只好呆呆的站在那里继续等待。

好不容易发完最后一个气球,熊玩偶停下不断弯下腰的动作,转身迅速的拉过永井的手就走。在游乐园里和父母走散的孩子被扮演吉祥物玩偶的工作人员牵着四处寻找徘徊的情景并不稀奇,可是像永井圭这样的年龄还被牵着就不常见了。顶着经过的游客们诙谐的目光,永井想抽回手却被钳制得更紧。如果说‘好痛’的话一定会被放开,他这样肯定着,但一想起刚才被太阳晒在背上火辣辣的痛感又什么也说不出来,就这样被它一路扯进了空无一人的员工休息间。

熊玩偶到了没有其他人的地方似乎反而冷静了下来,它松开了紧抓着永井的手,缓缓走到更衣柜前面,一垂头就把硕大的脑袋抵到了柜门上。好笑的看着它这副好像在反省一样的模样,永井走到它背后摸索了一下拉下了玩偶装的拉链。脱下玩偶装的背部早已浸湿了T恤,看到他这汗流浃背的样子,永井觉得心里又抖了一下。

“为什么在这里打工?”

“……”

没有回答,男子沉默着走到一边脱掉了熊玩偶的头套,还滴着汗的染金头发从包裹的头罩中露了出来。

“为什么知道是我。”

“海希望我不知道吗?”

“……”

“我在攒买机车的钱。”

好一会海斗才给出前一个问题的回复,他摘掉头罩,平常那四翘得嚣张的刺猬头现在也被汗水打得焉了下来,一缕缕贴在闷得惨白的脸上。看到他这被热惨了模样,永井轻叹了一口气,掏出手帕想要擦拭海斗脸上的汗水,手却被一把抓住。

“如果我没去打扰的话,你会不会和那个女人KISS?”

“我不知道。”

抓着手的力道变轻了,永井轻易就挣脱出来,他也不看对方的眼睛,自顾自的仔细擦去海斗脸上的汗。

“反正迟早都要和什么人接吻的吧,和以后的恋人,和未来的妻子什么的。”

“……”

擦了大半的脑袋又一次避开了,永井也不强求的收回手,却听见垂下头的海斗发出细若蚊呐的声音:

“……明明约好了的……”

“约好什么?”

“……”

坏心眼的故意询问果然是没能得到任何回复,在分离的这段时间里这个曾经的友人脾气也见长了不少……真是个笨蛋。永井无奈的想,又伸出手轻轻抚上海斗的脸颊,在他抬起头的时候凑了过去,交换了一个充满了汗臭味道的吻。

“……什么嘛,你这回还是没闭眼睛。”

睁开眼睛后看到的海斗的眼睛里写满了惊讶,羞耻心成倍于年龄的成长了的永井尴尬起来,刚要懊悔自己刚才的冲动,下一秒就被扯了回去。

扯得太用力了,永井一下子就落入了海斗的怀中,发出了疼痛的呜声后海斗就放轻了力道。他小心的抚摸永井的唇,专注的凝视着,直到永井不好意思的移开视线才缓缓闭上眼睛亲了上去。这算什么呢?永井在唇齿交接的间隙中思考着,即不是恋人,又只是被自己抛弃了的‘曾经的友人’而已。

但是海斗却露出了朝圣者亲吻圣父般的虔诚表情,他温柔的用嘴唇研磨它,用舌头安抚它,逗弄得永井的心都跟着痒了起来,不由自主的攀住了海斗的脖子。可当海斗撬开他轻启的牙关后吸吮的力道却骤然变大,他用力的席卷过永井口腔中的每一个角落,用舌头勾引舌头,搅拌彼此口中的津液,在永井觉得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才恋恋不舍的微微退开,待视线相对后又再度吻上。

好热……是夏天的原因吗?还是因为KISS?但是这回大概……不能再说KISS无聊……了吧……

感觉越来越模糊的永井圭心底闪过一丝无关紧要的念头,很快又被海斗狂风骤雨般的亲吻抢走了全部的意识。

 

END

到这里就结束了,没有后续,如果想知道的话请自行想象嘴巴肿成肠状各回各家的两个笨蛋。

写个吻戏我都会卡文,废渣哭趴。

评论(2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