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钮扣

“呜哇,永井同学你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上衣狼狈的模样果然一进教室就立即被人发现了,永井圭苦笑着捂住被剪得明显缺了一块的前襟解释:

“公交车上不小心扣子和前面女生的头发缠住了……”

“诶~~~?”女同学们发出意义不明的哀嚎,“太过分了!”

“呃,是,对不起,我应该更加小心……”

发现头发被缠住时公交车上的女孩子和她的友人也全都用见到色狼似的可怕表情瞪着他……果然还是自己的错么,永井圭在心底暗暗叹着气,这时候同班的女生们却发出了他完全意料之外的抱怨:

“我还指望着今天能要到永井同学的第二颗钮扣呢,这下全泡汤了!”

“竟然偷偷发动头发攻击,让我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妮子我绝对饶不了她!”

“对啊,剪掉她头发不就好了么,凭什么剪走永井同学的钮扣,太狡猾了!”

……不是都说头发是女性的第二生命么?认为剪掉自己衣服才是最佳解决办法的永井对眼前女孩子们的怨念完全不能理解,他歪歪头,战战兢兢地询问:

“呃……那个、我想请问一下哪位有带针线……”

得到的全都是否定的回答,毕竟今天是毕业典礼,国中时代的校服怎么想以后恐怕也没有再穿的可能,也就没谁会想着携带针线。尴尬的顶着男同学们吹着口哨‘帅哥!就这么上台作毕业宣言吧!多酷!’的调侃,永井圭不得不丢下一句‘我去老师那问问’匆匆落荒而逃。

“圭。”

学校的走廊不能奔跑,被海斗叫住的永井只好僵立在原地等他走上楼梯,看着少年在楼梯的阴影里跃动的金色头发,他感到一阵恍惚,就好像触感融进了周围的空气,无比敏感的意识着海斗的接近。

“圭,怎么回事。”

海斗远远就看见永井捂着胸口的奇怪走路姿势,一瞬间好几个不靠谱的猜测被胡乱的塞进他的脑子里,怒火噌的一下就涨了起来。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永井身边,也不顾旁边有没有其他人,一把拉开遮挡的手就要查看友人的身上有没有受伤——预想之中的伤痕并没有出现,只有胸前的第二颗钮扣的位置处被剪出了不规则的裂口,裸露出底下光洁的皮肤。海斗盯着那一小片皮肤,忽然感到有些目眩,于是他放低了声音,轻飘飘的捉不着自己说话的调:

“你的衣服怎么了?”

上次和海说话好像是一个世纪前的事情,永井昏乎乎的想。近在咫尺的海斗的气息将他整个人都笼罩了进去,他感到安心,又觉得不安。母亲知道了他又在和海说话会怎么想,海为什么还要关心他,旁边经过的同学怪异的注视,海投射在身上的仿佛能灼伤人的视线……所有的一切都令他混乱,连脚下坚硬的地板都变得绵软起来。

“这是我自己剪的。”

“你要去哪里?”

回复与疑问同时响了起来,永井咬了咬唇没再说话。太急切了……海斗有些懊恼,又不想放弃这难得的说话机会。有多久没和圭说话了?海斗没法计算,光是回想就已经让胸口阵阵作痛。圭,别不理我。他在心底乞求,再和我多说说话吧。

“针线……我想去老师那借借看……”

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僵持下去,永井用所剩无几的理智支持着自己,他后退了半步——海斗一直拉着他的手让他不能后退更多,但这句解释之后抓着自己的力量却变得更强了一些,这时候耳边传来海斗的声音:

“穿我的吧,我们的身形差不多。”海斗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柔软的小心翼翼,“——我是说,离毕业典礼开始也没多少时间了,要缝可能来不及,缝得不好也不好看,你看你是要上台宣讲的人……”

我到底在说什么?海斗暗自唾弃自己,心底生出几分悲观:这下圭更不可能理我了。

“好。”

可是永井圭却没有拒绝,他轻声叹息着什么,然后接受了海斗的好意。然而等到真正交换衣服之后海斗才发现两人的身材其实并不相似,他的衣服永井穿上身后肩膀显然宽了不少,腰部却有点窄了。看着永井怏怏不乐的捏着自己腹部的软肉,海斗不知为何心底冒出点做错事的愧疚感:

“圭你其实并不……”

“敢说出那个字眼我就一辈子都不再和你说话。”比起衣服的不合身,被衣服上残留的海斗的味道包裹着的感觉更令永井心神不宁,他强装出不高兴的模样,恶狠狠的抢过海斗手中的笑脸耳钉别在破裂的衣服上充当钮扣。

“衣服一会典礼结束我们就换回来。”他垂着头补充,感觉到海斗呼吸的声音从头顶上飘来,呼出的空气撩动着头顶的碎发。

“这衣服有圭的味道,好怀念。”

“本尊就在你面前,有什么好怀念的。”

“说得也是。”笑声传来的同时永井就落入了海斗的怀抱中,他紧紧地拥抱着他,贪婪的吸着他身上的气息。“圭身上也有我的味道,感觉好奇怪。”

“奇怪的话就不要换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海斗下意识的抚摸着永井的背,就像安抚一只乍了毛的猫一样——他并不知道这是个多么暧昧的动作,也没注意到永井圭用了多大的意志才忍住没像个被性骚扰的女孩子一样尖叫着从他身边跳开。他只是叹息着,说着像是情话一样的遗憾:“我也想要圭的第二颗钮扣……现在却不知道它哪去了。”

“……你现在穿着的衣服左边的口袋里。”

“诶?”海斗顿住了动作,怔了一会才慢慢从左边口袋里摸出那颗还带着一小块布料的钮扣。大概是被他这副傻乎乎的表情取悦了,永井难得大方了一回:

“想要就拿去。”

“圭……圭。”见永井圭低声嘀咕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要离开,海斗赶紧捧着那颗小小的钮扣追过去,“你不知道这个的意思吧!”

“那种事情……”永井圭蹙紧了眉头望向窗外,毕业典礼就要开始了,学生们正成群结队的朝礼堂的方向走去,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耀眼,照得校园里的景象又鲜明了几分颜色。看着这以后恐怕再也不会看到的景色,永井又感叹起来,中间回应海斗的声音像要融化在空气中。

“……那种事情,我当然知道啊。”

END

评论(12)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