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无题

入读注意:

本篇是第一人称视角,在下很!非常!不擅长这种写法。

很!非常!OOC!

没剧情,纯粹自我满足和练笔!

OK?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遭到了校园霸凌,‘霸凌’这个词还是我后来翻词典才知道的。当时到教室后发现课桌不在平常的位置上,正觉得奇怪的时候才注意到周围的同学全都在用得意洋洋的表情对我偷笑。

“啊啦啊啦~好孩子永井圭的桌子不见了~”

不知道是谁开的头,大家全唱起了自编的走调歌,歌词的内容嘛……反正都是些在重复些无聊的‘笨蛋’、‘鼻屎男’之类前后矛盾语句混乱的内容。都二年级了还不能好好说话吗?我在心里替这些家伙的智商默哀,一边朝被挪到了教室最后面的课桌走去。

桌子如意料中那样被弄得乱七八糟,桌面上画着大概是我的人头涂鸦,旁边还有大便图样和可能是画得不满意而随便涂黑的圈圈,也有歪歪扭扭的写着‘傻瓜’、‘多○○事’之类的文字……画圈圈的地方我猜是不会写,让我意会吧……但最郁闷的是不知道哪个家伙还泼了牛奶在上面,白浊的液体散发出浓郁的奶腥味道,实在是令人恶心。

“这是谁干的!”

正在庆幸自己没有把东西留桌子里的习惯所以损失不大的时候,一进教室就看见我的课桌这副惨状的海怒吼了起来——当然没有谁会回答他,其他人只是继续笑,只有一个白痴冒头:

“关你什么事?管这么多,你是永井圭的老公吗?笨蛋~笨……”

海没让他把话说完,他捏紧拳头就往那个白痴脸上揍了过去,只一拳就打出了血。见到了血,周围的人全慌了,刚才还幸灾乐祸的笑着的他们全发出了害怕的叫嚷,小孩子们的尖叫声总算把老师召来了。

在了解事情的经过后,老师安抚了其他同学,并把我和海都带进了教职员办公室。被打伤的同学的父母赶来后原本大骂着要见我和海的父母,看到了那张凄惨的桌子才气呼呼地改口说让学校给我们一个教训。明明被欺负的是我,可所有的大人都在质问维护我的海为什么打人,就连老师也很头痛:

“永井君,你明明是个好孩子,为什么要惹事呢……”

我是好孩子,我从不怀疑这一点,这回想来也是因为之前那些家伙们在谈论要作弄谁时我没参与进去才会被盯上的吧。

不过老师并不在意我的回答,她又转过头向海叹气:

“上次海斗君从楼下经过的时候被人倒了一身水吧,那么冷的天……你那时候都没有生气,为什么这次就打人了呢?”

“湿掉的衣服换掉就好了。这次因为他们欺负我的朋友。”

这样的回答显然不能让老师满意,她又唉声叹气起来,我和海的家庭情况比较复杂,并不希望学校轻易就叫家长过来。不过我妈和海的母亲在吵架这方面的战斗力超强的,可能老师也不太想见到她们,所以打从一开始就无视了叫家长的选项。于是等老师叹够了气,她也就只能无奈的放我和海先回教室上课。

已经清理过的课桌被放回了原本的位置,散发出一股呛鼻的天那水味道,说真的实在不想在这种味道下忍耐到放学。把椅子拖到海桌子旁边的时候老师好像有点不耐烦,但是海看起来倒是很高兴的样子。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高兴,维护我和跟老师说我们是‘朋友’这两件事我也不能理解。自从母亲要求我不再和海来往以后我就一直没理他……这家伙都不会生气的吗?说起来以前在一起玩的时候也是,只不过夸了一次就一个劲的抓各种昆虫送我……简直笨蛋。

我对这种稍微夸奖一下就拼命讨好人的家伙最……讨厌了。

海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放学,回家的路上也一直哼着歌跟在我后面。我走他就走,我停他也停,一直保持的两步距离逼得我快烦死了。

“你干嘛一直跟着我!”我凶他。

“我回家也是这条路啊。”他一脸无辜。

“……”

一瞬间差点被他说服,我觉得我的心情越来越忧郁了……到底怎么才能摆脱这家伙——我还在烦恼这个问题,海突然二话不说就冲去对面街扶起一个摔倒的小女孩,之后就像开启了什么奇怪的公益宣传片的放映按钮似的,安抚小女孩、扶老人家过马路、帮杂货店的大叔追回忘拿找补的客人……海就在我的面前忙个不停。

……啊啊,滥好人什么的真是看着就让人心烦。

好不容易忙清楚,海立刻就回头往我这边望,看到我还站在原地后马上一脸开心的跑过来,实在没能忍住,我脱下书包砸他:

“你还敢说你没跟着我?”

他没说话,手忙脚乱的帮我捡书包里掉出来的书本。

“……你想不想吃蛋糕。”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海帮我捡书会昏了头想和他道谢……我每个月的零花钱很少的!但是话说出口也不好收回,只好鼓着眼睛等他回答。海没能感受到我复杂的心情,他拍着书包上的灰尘不解的歪歪头。

“为什么?”

“就……就当作是你今天帮我的报答好了,我讨厌欠别人人情!”

“我不想要蛋糕。”

海的表情忽然变得低落,他垂下头把我的书包递还给我。

“如果不是能够长久保存的东西我不想要。”

“那就挑个能保存得久……”

“你不明白,圭。”海看起来像是快要哭出来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样的表情,胸口某处突然酸涨涨的抽痛了起来。“我想要的不是谢礼。”

……是的,我想我确实是不明白,那么海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敢问他。

 

“生日礼物想要什么?”

我从棉被里伸出脚踢踢海,他一边穿上外套一边摆出努力思考的表情:

“嗯——让圭早点起床和我去逛个菜市如何?”

“朕在这种大冷天能从被窝里伸脚出来踹你已经是给你最大的恩宠了还敢要我起床?你这个愚蠢的刁民!”

他笑了起来,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在我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噫!真脏!我还没洗脸!

“圭只要一直留在我身边我就很满足了。”

……这家伙真的很烦。

我伸爪在床底下探了探,撩到一个纸包丢给海示意他打开。

“顺便买的围巾手套护耳三件套,你戴着,再像上次那样长冻疮我就揍你。”

“圭……”

一脸感动的海看起来真恶心,于是我扯过棉被把脑袋蒙住:

“跪安吧你!”

脸上有点发烧,我决定等海离开再出来透气,但是等听到关门声探出头后我才想起来昨天因为一时恶趣味发作买的是小熊爪印形状的护耳……

妈蛋失策了!海戴那玩意的蠢样子老子想第一个看到的啊!

END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