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战前

入读注意:

和前一篇一样,这篇文我是写来自我满足的。

本篇前提建立在与佐藤战斗前海与琴吹找到了圭并强行加入队伍中。

二设了海斗的性格为黑化。

没什么内容。

OK?

“和原计划一样,以李奈绪美为诱饵,平泽先生你们负责抓捕行动。”

“等一下。”

永井圭的目光瞥了过来,‘啊,他生气了。’中野攻立即意识到这一点,根深蒂固的等级差让他下意识畏缩了一下,不过正义感最终还是占了上风。

“作战计划不请李小姐过来可以吗?作为诱饵她应该有知情权吧。”

“李奈绪美在田中被抓后登录过倾向亚人的网页2次,田中逃跑后1次。你能保证她不会因为妇人之仁而临场倒戈吗?”

“我保证。”

“总之计划没必要向他人透露,”永井冷淡的无视了中野斩钉截铁的轻诺,“中野跟着我,反正笨蛋死多少次都是笨蛋,当好你的肉盾。”

“接下来……”

永井圭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过度意识海斗,重逢以后他就一直能感觉到自己总在被海斗的视线锁定。我该拿他怎么办?永井忍住叹气的欲望,他想起那个佐藤突袭的恶梦,梦境给了他灵感。

“琴吹和海在这里放风,狙击的任务也交给你们。”永井的手指在地图上大楼的隔壁点了点,犹豫了下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我是说如果,琴吹你的IBM能坚持多久?”

“十分钟,最多十三分钟。”

“圭。”

“足够了。”没理会海,永井指着地图的指尖滑向附近的火车站,“坐新干线,或者别的什么都可以,琴吹最大的优势是没有其他亚人认识你,海的话只要不被佐藤看到也没问题……”

“圭,我不会逃的。”

“不然你以为你还能干些什么呢?”永井的怒气像是忽如其来,又似压抑太久终于爆发,“论武力平泽先生他们随便一个人就能轻松撂倒你,你甚至只是个人类,死了的话就连复活也做不到。”

“喂,你说得太过分了吧。”中野试图从中缓和,但没人理他,永井仍旧躲避着海斗的眼睛歇斯底里:“你在这种时候出现根本一点用都没有!”

“圭!”海斗用音量压过永井,“你这样的说法对到时会在第一线的户崎先生和李小姐很失礼,而且……”

他捏紧拳头轻轻贴上永井的脸颊。

“我生气了。”

“呃……呃……啊,我烟瘾犯了。”琴吹武从口袋里掏出烟向平泽他们递去,“去吸烟室?”

“好的。”戒烟很久的户崎朝琴吹点点头,顺便把还在努力想再说点什么的中野也扯了出去,偌大的会议室里只留下了海斗和永井二人。

随着会议室的门被小心关上,寂静横亘在两人之间。海斗贴在永井脸上的拳头慢慢舒展开,用手指顺着永井的脸部轮廓记忆一般细细描绘着。

这里是眉毛,这里是眼睛,这里是鼻子,这里是……指尖在嘴唇处停留下来,流连不去。

“我做了个梦。”永井向后收了收下巴想躲开,但手指又执拗的追了过来,它抚摩着他的唇,并在他说话的间隙探进口中,灵巧的避开开合的牙齿,在舌头上划过。

“梦里面你协助我训练,结果被我的IBM杀死了。”

海斗挑挑眉,仍专注于用手指嬉弄永井的唇舌。

“我曾经想象过你死时候的样子,应该是白发苍苍,膝盖上盖着毛毯,在某个冬日的暖阳里安详的躺在安乐椅上像睡着了一样。而绝对不是死在这里,为这些与你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被我……总之你不该……”

“圭。”

海斗抽出被永井的口水濡湿的手,他倾身向前,用嘴堵住永井的发言,用舌头挑逗他的口腔中刚才用手指发掘出的敏感点,很快永井的身体就由僵硬变得瘫软,只能任他紧紧拥住。

“我也做过一个梦,梦里面的圭脾气特别大,冬天会起不了床,去逗他的话还会把光着的脚伸出棉被来踢我,会怕我长冻疮而给我买手套围巾和护耳,不戴他还生气……”海斗笑了起来,“怎么办呢?我好喜欢那样的圭。”

“那不是我。”永井气喘吁吁挣扎,他想伸手擦掉嘴角流下来的口水,手指却被海斗一口咬住,含进了嘴里。“我冬天不会起不了床。”

“所以,那只是一场梦啊……圭。”

 

***

“啊,海斗君,你和永井谈得怎么样了?”中野攻一脸闷闷不乐的守在会议室外,一见海斗出来就立即迎了上去,“户崎先生让我不要打扰你……”

回答中野的只有一记重拳,经过平泽的训练,中野总算在火光电石间勉强摆出了防卫的姿态,拳头“呯”地一声击中了他护住头的手臂,把他逼得连连后退了几步。

“你干什么!”

海斗沉默着跳了起来,他跳得很高,一下子就到了中野的后上方,一把掀住了对方的耳朵往下扯,被撕裂的耳朵顿时血流如注,中野发出疼呼,他挣扎着,向后肘击想要反击,但海斗迅速放开他的耳朵将手掌顺着肘击的攻势扯出中野的双手,接着紧扣住手腕猛然向外一扭——

“呜啊啊啊——!”

他卸掉了中野的肱骨。

耳朵的伤和手臂被废的双重痛感冲击着中野,他忍不住发出巨大的哀嚎,但是海斗并没有给他逃跑的机会,他抓住中野的手,硬生生地将他抡到地上,坚硬的地板变成了危险的凶器,恶狠狠的击中了中野。

”——!“

痛到连呻吟都发不出来,中野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乱七八糟的杂讯,这时候他感觉被一个冰冷的东西强硬的撬开了咬紧的牙关。

”连我都打不过的家伙,只不过是死不了而已。”海斗打开抵在中野口中的枪的保险,然后温柔的朝他笑了笑,一字一句,却像是在把人拉入绝望:“所以抱歉啊中野君,请你别介意——”

”我只不过是在迁怒而已。”

巨大的响声在中野的口中爆开。

END

评论(2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