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片断

入读注意:

码魇梦快要虐死我这个短小党了……于是偷懒爬来摸鱼……

因为是摸鱼摸出来的产物,所以以下片断全部都是对话格式,

无内容,

OOC可能,

傻白甜。

OK?

含于唇舌之间:

“有时候会想如果我的名字发音再长一点就好了。”

“嗯?”

“呐,你看,海斗,只要一下就叫完了,明明写出来有かいと三个字的。”

“那样的话连姓一起叫就行啦?”

“那样太生疏了啦,我不想你这样叫我。”

“诶?特指我吗?”

“……”

“……我的名字念起来也很短啊,写起来还比你的少呢,你看,けい……”

“果然还是不要改名字了。”

“又改主意了?”

“你喊我的名字的时候把かい的音含在喉咙里的感觉……嗯。”

“嗯什么?把话说完啊?”

“总之就是这样。”

“可恶!我再也不要喊你的名字啦!”

 

情人节

“早上好~呵欠~”

“早上好。”

“话说今天早上怎么到处都杀气腾腾的啊,瞌睡都要被吓醒了。”

“你不知道吗?今天是什么日子。”

“啊哈哈哈战斗记念日?诶……巧克力?”

“情人节。”

“……咕。”

“要打开看看吗?”

“诶?可!可以吗!?”

“……这不是给你的吗?”

“那……稍微看一眼……那、那个,我只是好奇!好奇哦!”

“是是,我也很好奇,总之快点打开啦。”

“哗!”

“……”

“好漂亮!不不,这种情况应该说是华丽?呀……真是令人忍不住想要感慨真不愧是女孩子做出来的东西的形状……”

“……要吃一个吗?”

“这种东西不是应该供起来的么!”

“不……怎么说都是食物……”

“哈哈,说起来你的手也很巧,说不定这种规格你也做得出来呢。”

“不……我没做过……”

“唔~那就试一下吧。放学后一起去买原材料吧!”

“系?”

“那就这样决定了。”

“情人节两个大男人跑出来买巧克力材料什么的总觉得很悲惨……被女孩子们同情的视线盯在背上的感觉真糟糕。”

“哈哈抱歉抱歉,不过总算是把东西都买完了。加油吧永井圭大厨!”

“结果是我来做么!”

“我不会做啊。”

“我也不会做啊!……可恶,真羡慕这家伙能这么堂堂正正的说不会。”

“包装已经拆完了,接下来怎么办?”

“我姑且能猜出大概的步骤啦,应该是溶解后重新凝固成需要的形状那样。”

“哦,菜锅和汤锅你要哪个?”

“……还是用奶锅吧,保险起见还是先拿一部分做试验。”

“嗯嗯。”

“那……我开火了。”

“呀~好感动~巧克力马上就开始熔……焦!焦!焦了!”

“可!可恶快关小火!”

“小火也焦啊!圭!锅底烧起来了!”

“呜啊!”

“圭!没受伤吧!”

“哼哼……”

“诶?”

“很好,你勾起我的战意了。”

“系?”

“再拿一个锅过来!我就不信我做不出来!”

“呃……不、不然我们先查一下制作步骤?啊啊,你看!这里说要隔水加热!”

“是吗……”

“冷静下来了吗?”

“好!再战!”

“……”

“很好!这次融化得很漂亮!”

“边角那里好像糊掉了……算了。不过圭,我们好像忘记买模具了。”

“那就用手搓成圆形好了,就像搓饭团那样。”

“那么烫,而且这样的液状不方便吧。

“那就把剩下的材料全部放进去,就像和面那样!”

“水多了加面么……但是这东西是巧克力没关系吗……啊,圭,我来搓,你小心烫。”

“嗯,我拿冷水泡一下锅底应该不会那么烫。”

“谢谢……啊……搓出来的效果……”

“呜……”

“怎么说呢,好像屎壳郎的……”

“住口啦!”

“怎么办,要吃吗?”

“可恶!不准吃!”

“嗯……”

“你往奶锅里面倒水干什么?锅我来洗……”

“喝起来是热可可的味道,圭要来一杯么?”

“……”

“我的话只要是圭亲手做的东西就会觉得好吃。”

“……笨蛋。”

“嗯嗯。”

“喝那种洗锅水你小心致癌……我请你吃拉面啦,笨蛋。”

 

情人节补记

“说起来你怎么回复人家?”

“嗯?”

“别装傻,你今天早上收到的那个是真心巧克力吧!难道人家没留什么告白信什么的给你吗?”

“哦~那个啊,我去见过她了。”

“好快!不对你什么时候去的!”

“午休的时候。”

“……哦。”

“嗯。”

“……那、长、长得可爱吗?你……咳咳咳……”

“怎么呛住了,没事吧?”

“你喜欢她吗?那个女生!”

“我和她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诶?是……是吗?”

“至于我喜欢的是谁圭应该再清楚不过了。”

“……不。”

“什么?”

“……我才不知道呢,笨蛋。”

“诶?明明我现在正拉着那个笨蛋的手耶?”

“说别人是笨蛋的笨蛋才是笨蛋!”

“哈哈!真拗口。”

“吵死了!”

 

白色情人节

“话说你想好回礼要回什么了吗?”

“啥?”

“就是情人节的回礼啊,你不是收到巧克力了吗?”

“诶?那个还要回礼的吗?”

“你不知道吗?”

“……我!我知道啊……”

“如果不回礼的话会被人家称作人渣,然后到处流传的哦。”

“所以你小时候就是因为没回惠理子的礼所以一直被她喊人渣喊到现在吗?”

“吵死了别扯开话题!现在我们是在说你!的!事!”

“哦……唉……呜……”

“看起来好像完全没想过的样子。”

“赠出的礼物还要收回礼,总觉得女孩子都是精明的投机商呢……”

“会被喊人渣的哦。”

“啊啊……我知道了啦……”

“有那么纠结吗?”

“因为除了圭以外的任何人我都没送过礼物耶……”

“话先说在前面,现在你再送我锹形虫我也不会高兴,而且你送虫子给女孩子的话肯定会被揍。”

“咦?不行吗?”

“你还真的想这样干啊。”

“真~苦~恼~”

“活该,受欢迎的现充。”

“……圭你来陪我挑礼物吧。”

“诶?”

“毕竟你有妹妹嘛,对女孩子的喜好应该比我清楚。军师!拜托你了!”

“别撒娇!我……我知道了啦……这种时候商店应该有专门的专柜,放学后一起去看看好了。”

“呜哇……好多……种类……”

“嗯,我看看……有硬糖类、软糖类、饼干类、白巧克力和绵花糖,那边还有手帕和花之类的。”

“普通的回礼要送哪种?”

“首先可以PASS掉花之类的实物。”

“嗯嗯。”

“网上查过一圈后有说回本命的是白巧克力,但是也有说是糖,说是饼干的也有……”

“到底是哪个啊,完全混乱了。”

“活该,现充。”

“饶了我吧~这句话你已经说过很多遍啦~不然随便回点小礼物算了,反正已经拒绝过了,她应该不会介意内容的吧。”

“鱿鱼干……我觉得你会被揍哦。”

“诶?是吗?但是我觉得店里到处都是甜的,看得牙都要酸了。女孩子们不会吃腻吗?”

“谁知道……海你是咸党?”

“嗯?应该不算吧……”

“那你喜欢吃的类型?”

“香的。比如说圭的头发,闻起来香香的应该很好吃。”

“哈?你是牛?还是马啊!”

“哈哈我不会啃的你别马上护着头发跳开嘛。”

“别开恶劣的玩笑啊……”

“对我来说圭全身都很香哦,现在的话最想吃的是你的嘴巴。”

“……才不给你吃。”

“诶?真小气。”

“罗嗦!呜咕……好甜。”

“白巧克力,说是送给本命?”

“……甜死了,笨蛋。”

“啊哈哈,啊,那边有卖章鱼烧,要吃吗?请我吃吧。”

“哈啊?你提出来的应该是你请客才对吧?”

“因为我没钱啦。”

“你这家伙真是烦死了。”

“啊,圭,别扯我衣领,要摔、要摔了……对不起啦~”

end

我为什么打END?这根本就是不成文的片断啊哈哈哈哈哈~(已疯)

哭唧唧的爬回去憋魇梦。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