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花臆症

摸鱼摸出来的与花相关的病症之一,私设。

花与爱情与死亡的故事系列之一。

梗参考:中村明日美子《完美世界》(与花吐症没什么关系)



恋人的头上长了一朵花。

看起来像是百合,白色的花瓣骄傲的大张着,露出的花蕊散发出香甜的味道。

“这是真的吗?”

觉得好奇的我,伸手触碰了一下花瓣。

“好痒!不要乱拨我的头发!”

他生气的拍开了我的手,看样子完全不知道自己头上冒出的这朵花。

“你落下的笔记,真难得你会忘拿东西。”

“谢谢……”

难得一次的失误被我发现,他怏怏不乐的嘀咕着‘马有失蹄’一边朝我低下头,头顶上的花朵随着他的动作也跟着轻点了几下……娇嫩的模样非常惹人怜爱,和恋人平时那种高高在上、不近人情的高傲模样完全迥异。

所以我决定对他头上长出花的这件事暂时保密。

 

第二天,恋人头上的花增加了。

同一根茎上又开出了新的花朵,和昨天的那朵一起一左一右的悬挂在他的脑袋上,蓦然看去就像女孩子在脑后扎的白色蝴蝶结一样,称着他细软的黑发,洁白得令人怦然心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不是说了不要玩我的头发了嘛。”

我触摸花瓣的动作在恋人看来似乎只是将他垂坠下来的额发撩到耳后,不过今天他没像昨天那样露骨地表示出不高兴,只是略显不自在的瞪了我一眼。

“忘记带报告的人是哪里的哪个谁啊?难道你不要好好感谢我吗?”

“呜……”

小声辩驳着‘我只是昨晚没睡好’的恋人老老实实地圈住了我的脖子,主动将他的唇印在我的嘴巴上,甜腻的花香顿时围绕着我。

不知道是被这股香气蛊惑,还是恋人难得的主动让我乱了心神,扶住他的脸加深亲吻之后,关于这两朵突兀冒出的花的疑惑很快就被我抛之脑后了。

 

回过神的时候,恋人头上的花开得越来越多,仔细数数已经有五朵了,细长的茎杆支撑不住巨大的花盘,只得任由它们垂坠下来。姿意舒展开的花瓣铺盖在恋人的头上,就像给他戴上了一个白色的花冠,透过白色花瓣看到的他的红水晶一样的眼睛,像是要将人的魂魄都吸引进去一样晶莹得令人心醉魂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

漫长的沉默之后,恋人好一会才像刚睡醒一样回应了我。

“嗯?”

不仅仅是记性越来越差,他的反应也变得越来越慢,很多时候就像个没有灵魂的人偶一样呆呆的坐在一边完全不动,不管我再怎么撩拨他,也只会像个负载过高的电脑似的,等上好半天才给我一丝回复。

不管对他做怎样的恶作剧,恋人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涨红了脸和我抱怨。

回应我的,只有他温柔的、不带一丝别扭情绪的,

空洞的笑容。

 

“这是花臆症。”

“近年来花类病毒泛滥,虽然已经加强了针对这方面的研治工作,但是并没有取得什么显著的成果……”

“发病的原因据说是因为对恋人的不安,不过也只是听说啦。”

“真是悲惨啊。”

“这是卡萨布兰卡花吧,你知道它的花语吗?”

“这种病症只有两种结果,一是将造成病原的恋人的记忆完全放弃而痊愈,一是继续纠缠不放,难看的死掉。”

“并没有特定的传染源,但是还是请多注意。”

“它有八种花语,很狡猾吧。可以随意挑选自己想听的花语来解释。”

“圭,我爱你。”

在种种声音之中,我的告白传递不到恋人的心里。

卡萨布兰卡花,花语——死亡和负担不起的爱。

 

我的爱对你来说是沉重的吗?

你在害怕什么?我明明如此爱你!

我抱着空白人偶一样的恋人,花的香气笼罩着我们。

“开什么玩笑……不要留下我一个人……”

我亲吻他的唇,他的嘴唇还是一如既往的柔软,但无论我怎么研磨啃咬,他的身体都不会像以前那样变得灼热起来。

心底泛起了针扎一样的酸痛,不中用的我只能无能为力的埋首在他的颈间。这时候,我的脑后传来了被花瓣触碰到似的感觉,抬起头来,是反应迟缓的恋人正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头发。

“海。”

他笑着,几乎失去了全部记忆的他只能像个跳针的唱片一样重复呼唤我的名字。

“海。”

我美丽的恋人,患上了花臆症后显得更加美丽的恋人。

明明我如此爱你。

明明你如此爱我,爱到宁可失去一切也不愿意忘记我的记忆。

 

“真可笑,明明说着爱你,却没有发现你的异常。”

“……圭,忘了我吧。”

“如果我的爱对你来说是负担不起的,那么还是忘记吧。”

“但是取而代之的,我会一直记住。”

“重置记忆,我们重新来过。”

“无论多少次,我有自信能够让你重新再爱上我。”

“这一次,请一定要相信我。”

 

“再一次,请成为我的恋人。”

 

永井圭在闹钟响起之前睁开眼睛,坐起身后头上掉下来数朵白色的百合花。觉得奇怪的他转头望向放在床边的镜子,倒影中的自己脑袋上顶着一朵小小的花骨朵。

“……这是什么?”

尝试着拔了一下发现拔不掉,这时候脚边的重量骤然变轻,永井圭回过头的瞬间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欢迎回来。”

不认识的男人的金色头发和眼睛仿佛映射着阳光,但是更令永井圭炫目的是那张泫然欲泣的笑容。

“我爱你,圭。”

男人的笑容和爱语。

深深地,深深地,陌生而又无比熟悉的映刻进他的心底。

 

卡萨布兰卡花——不要放弃一个你深爱着的人。


END

评论(17)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