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奇迹之花

摸鱼摸出来的与花相关的故事之一。

花与爱情与死亡的故事系列之一。

参照仿写:康·帕乌斯托夫斯基《金蔷薇》

我来和你说一个故事吧。

一个关于死亡的奇迹。

一个关于爱情的祈祷。

这则关于死亡清道夫海斗的故事,究竟该从哪儿讲起呢?

 

这个国家从古时候开始就被一条巨大的河流贯穿,住在上游的贵族们将死去的亲人装入雕刻着精美图腾的长舟,在舟里放满各色鲜花,然后让它载着尸体顺流而下。住在下游的的贫民则负责焚烧这些尸体。

而我们的主角海斗就住在这条河道下游的一处简陋的窝棚里,这处搭得歪歪斜斜的棚子就夹在河岸边上一块巨大的石头与大树中央,这半天然的遮风挡雨的好去处,也亏得他‘死亡清道夫’的工作实在惹人忌讳,流民和叫花子轻易都不敢靠近。直到今天,你若得闲去那处逛逛,定然还能看到那处爬满了金雀花和牵牛花的绿色壁垒仍旧屹立。

即使现在做着这个不名誉的工作讨生活,在他那个倒霉父亲没因为偷窃被主人扫地出门之前,海斗也曾经在上游的街区过过一阵子好日子的。

在那里他认识了一名名叫永井圭的少年,这位贵族家的小少爷长得比女人还要容姿端丽,一身细嫩的雪肤吹弹可破。海斗从认识这金贵的少爷那天开始就竭尽所能的伺俸他,简直要将他捧在自己的心尖尖上的宠爱着。而这位小少爷毫无疑问地也期待着海斗的宠爱,他总是一个劲的缠着海斗,逗着他搜索枯肠的给自己讲各种乡下人才知道的见闻与传说。这个平常见人都是一脸冷淡和疏离表情的少年,也只有在与和自己同年的海斗在一起时才会发出咯咯的欢快笑声。

在这些混乱的故事与传说中,海斗记得最清楚的是一则关于复活死去恋人的传说。

据说在恋人死去那天日落之前,他的灵魂尚还不归死者之神拥有,在那之前收集千种代表爱语的鲜花放入恋人的死亡之舟中,然后一边亲吻恋人一边衷心的向掌管生命与爱恋之神祈祷,若能打动她的铁石心肠的话,恋人就会复活。

“如果我死了,海斗你会为我收集千种花吗?”

“只要一声令下,您的双亲轻易就能做到这一点。”

海斗一边小心翼翼地给他好奇宝宝似的小少爷涂抹上香膏一边回答道,“当然,您还会拥有一个绝对忠诚的恋人。”

“我不要别人。”永井凑过去吻了海斗一下,就像花朵轻轻触碰了一下他的脸颊。“我只要海斗,如果我死而复活了,那我就是只属于你的了。”

谁也说不清楚这位小少爷是不是早就察觉到之后即将发生的异变,但那天之后没多久海斗一家就因为父亲的错误被放逐到了下街区。离开的那日海斗一直不停的回头张望永井住着的房屋,厚重的窗帘将屋内的景象遮得严严实实,可他坚信他的小少爷一定躲在哪个窗户后面目视着这场无可奈何的离别。

那之后海斗一家就成为了普通平民中一员,甚至更差。除了一些在贫民区完全派不上用场的讨好人的活计之外几乎不知道其它谋生的办法,连连换过好几份工作后,海斗最终选择了死亡清道夫这个活计,不过就算每日都沉浸在腐烂的垃圾和焚烧尸体里的烟火味中,在漆黑得仿佛能涂黑整片天空的烟尘中,他也总能听到他宝贝的小少爷在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和自己约定时发出的清脆笑声。

几年后瘟疫造访了这个国家,上游的街区里每日弥漫着甜腻的花香,而下游的阴沟则被乌烟瘴气充斥。死亡清道夫的收入不高,但和‘死’这个字眼扯上关系的活计在这场悲惨的灾难中难免就不那么招人喜爱,特别是认定自己生活在光明之神的恩宠之下的贵族们更是对这些可怜的穷人们十分忌讳,生怕他们明媚的双眼遭到污物玷污,所以海斗及他的同伴们只得在半夜出来工作。

海斗早就已经习惯了这样披星戴月的工作时间,有一天,一个月色迷人的深更半夜里,当他划着小船经过街区的小桥底下时,感觉到冰凉的水珠滴到了脸上。他抬起头,看到桥上有人正趴在桥上的护栏边上俯视着河面。

“老爷。”海斗喊,“这个时间已经很晚啦,请别再独自一人在这种地方逗留。夜神会勾起你的悲伤的恶梦。”

“夜神已经不能让我更难过啦。”

桥上的人站直身体回答海斗,月光从他的头上倾泻而下,照亮了他比昙花还要虚幻的美丽容貌,白皙的皮肤被月白的颜色浸染,仿佛随时都会融化在这片月光中。只一眼,海斗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圭!”

他惊喜交加的呼唤对方的名字,“哦,天呐,我亲爱的小少爷,我是海斗,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最忠实的仆人。”

“海!”

桥上的人大叫道,踩着栏杆就跳了下来,海斗赶紧一把接住他,好不容易才稳住差点晃翻的小船。

“你太冲动啦,”海斗搂紧了永井圭,记起自己身上总带着的那股尸臭味,赶紧又放开了他。可永井圭显然并不在意他的味道,像要把自己整个人都挂在海斗身上一样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海斗看着他这模样,什么责怪的话也说不出来,只得僵硬的由着他抱住。

“海,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永井圭含泪的眼睛就像闪烁着星光的宝石,海斗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这是他还是个下仆时就一直想做而没敢做的事情,他甚至还偷偷吻了一下对方头顶的发旋。

“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带我走吧。”

永井圭没有回答,只是不断重复着同样的请求。海斗差一点就想答应了……他记起了两人间身份的差别,记起了父亲曾经犯下的错误,于是他最终还是拒绝了。待到天亮,永井圭的家人们就来接走了他。

“海,还记得你和我说过的那个千种花的传说吗?”

临走之前,永井圭轻声向海斗确认。虽然不明其意,海斗还是朝他点了点头。

“那么,你就来为我收集千种花吧。”

没隔多久,上街区就传来了永井圭病重的消息,说是大概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海斗从永井圭离开的那天开始,每天夜里去焚烧尸体前总会偷偷地从装载着他们的小舟里挑选出最新鲜漂亮的花,一朵朵小心翼翼地收藏到自己的渡船里。这些装饰死者的花朵没谁稀罕,但保不准别人看到他这番作为会生出什么样的猜想。

白天他则会换上上游街区的人才会穿上的干净整洁的衣服,把自己收拾得焕然一新,然后窝在永井家附近探查情况。

每时每刻,他都会记起永井和他一起离开的请求,记起那月光下闪烁的泪珠。最初拒绝时的坚定渐渐动摇,他甚至不时会深陷到悔恨之中。

这样过了一段时日,就在海斗总算收集到一千种花的那天,永井圭也停止了呼吸。

那天傍晚,无视了死亡清道夫不得在日落前工作的规定,海斗带着他那一船的花划到了装着永井圭尸体的小舟边上。他将永井圭的尸体埋入他带来的花海中,一边不停的向神明祈祷,一边虔诚的吻上这个他暗恋已久的男人的嘴唇。

而当他一吻结束之后,成为了独属于他的恋人的永井圭,终于缓缓的张开了眼睛。

 

真是个美好的恋物语啊。

什么?收集的花会不会枯萎?清道夫的小船真的能装下千种花朵吗?铁石心肠的女神怎么可能轻易感动?

那么,这个故事还有另一个结局。

两人在重逢之夜分别之后,海斗开始了收集花朵的工作,但是无论他再怎么努力,今天盛开的花朵到了明天总会枯萎。直到永井圭的尸体被装入小舟推入河里,他也没有收集够足够数量的花朵。

他甚至没能赶在太阳落山之前于飘浮在河道上密密麻麻的感染了瘟疫的尸体中间找出他心爱的人的小舟。

那天夜里,河面上燃起了冲天的火炎,而从那以后再没有人见过海斗的身影。

他是死了?还是换了个地方继续他可悲的人生?没人知道。

 

你喜欢哪个结局?

是吗?那么,请带走这朵依米花吧。花语是转瞬即逝的爱,瞬间的绚烂和……奇迹。

是的,传说就只是传说而已,而奇迹,只在你相信的时候发生。

END

和甲醛太太交换小黄文用的文,笑~

但是我觉得她的文说不准会被河蟹,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