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片翼

今天為肥苏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晚安,晚安②背靠背③第三次遲到;30秒內點贊+評論總數達到33就畫(寫)起來回饋基友(´∀`ゞ
https://cn.shindanmaker.com/384482

选择了2,背靠背梗。

*

永井圭的右肩上长出了翅膀。

这片巨大的、以光芒织就的雪白羽翼,长长的飞羽拖至地面上。然而这单边的羽翼除了他在映照出倒影的镜子中能够见到之外,似乎再无人能见。

这样单边的翅膀究竟能有什么用呢?永井不能理解自己长出这玩意的意义,他即不崇拜宗教,也没有沉浸于幻想中的嗜好,不能飞翔的翅膀对他而言只是个无法摆脱的累赘,他如同扯掉了半边翅膀的蝼蛄一样,每日拖着它在地面上艰难爬行。

唯一所感,是沉甸甸的重量压在右肩上。

 

有一天他忍耐着右肩的酸痛坐在公园的长凳上休息,身后忽然传来另一个人温暖的体温,突起的肩胛骨与背后的人互相轻轻撞碰,那异于身体摩擦的感觉分明是另一片羽翼的触感。永井感到背脊上流窜过一阵瘙痒,就像羽根遭到绒羽的轻搔,酥麻感一路传到了心脏,肩上的重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不禁好奇的回头查看,金发的片翼天使也同时向他转过头。

——是海斗。

看着曾经的友人露出惊喜的表情,尴尬的感觉如潮水般刹那间淹没了永井的惊讶,他逃避的移开视线,仓促间分开的背部仍在眷恋刚才那暖阳般的热度,压在肩上的羽翼重量蓦然变得比以前的任何时候都要沉重。

他听到海斗的叹息,待到他鼓足勇气再回头的时候,对方已经起身离开。在寂寥的茜色中远去的少年,左边的肩膀不堪重负般低低的垮了下去。

“か……”

想要叫住他,不想叫住他,为他的离开而松了一口气和故意无视他的愧疚的两种心情在永井心底矛盾的僵持。他将视线投向远方,薄暮的夕阳只剩下余晖,无热度的光线挣扎着留在天际。再过一会,阴云就完全遮住了阳光,而道旁的路灯还没亮起来。

黑暗于寂静中弥漫,随后笼罩一切。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还是那张公园里的长凳,他和另一个人背靠背的坐着。金灿灿的阳光从上方洒落下来,晒得他的背部暖洋洋的,总是困扰着他的翅膀变得前所未有的轻,让他忍不住想像伸懒腰般将它伸展开。

“要不要一起飞?”

背后响起的是海斗的声音。永井眨了眨眼睛,放松身体向后靠去。少年们瘦削的背脊紧紧相贴,像玩跷跷板一样互相用后背压着对方嬉闹。

“一起飞吧。”海斗又问了一次,然后抓紧了永井的手。

“好。”

两片单翼凑成了一对,它们大大的舒展开来,上下扇动,掀起一阵飓风将少年们送上天空。

挣脱了引力的少年们在天空中自由的翱翔,靛蓝的天空和白亮的雾状云朵包裹着他们,从天空往下看,那曾经无比广阔的地面景象如同微小的沙盘模型。

“你不要松手啊。”

“好。”

“再飞一会吧。”

“好。”

“真想和你一直一直的飞下去啊。”

永井闭上眼睛,从指尖到掌心,从肩胛骨到背脊,令人安心的热度源源不绝的传递过来,他又睁开眼,看到海斗正带着他朝太阳的方向飞去。

“好啊。”

他在梦里悄声应允。

END

自觉个人能力太……烂,承蒙苏苏不弃,带我修炼。

呃……并不是什么奇怪的玄幻东西啦……

总之感谢苏苏帮我修改,有很多地方我各种词不达意的,真的是多亏你才找到了更好的表达办法……还有错别字……老脸通红。

真的谢谢苏苏。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