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乌丸英司今天成为现充了吗?

今天為肥苏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波瀾萬丈的初次約會②擺酷不行嗎③受傷也無所謂;3天內説想看的人達到666就畫(寫)起來回饋基友ᕦ(ò_óˇ)ᕤ
https://cn.shindanmaker.com/384482

选择的第2顶。




本周第五次收到女同学要求帮忙转交给鹭沢怜的情书后,乌丸英司爆发了。

“……综上所述,我们要改变。”

“可是……我连小英你说的什么综……什么述……也没搞清楚耶……”

放学后已经成为了鸟人部集合地点的教学楼天台上,面对着满脸严肃的乌丸,鸭田树真迷茫的将视线投向已经染上了茜色的天空,不小心漏出来“啊,是蜻蜓耶,飞得真高!”的走神证明后,脸立即被用力的扳了回去。

“态度太松懈了!你要就这么放弃吗!就这样成为不受欢迎的人!一辈子都没有女孩子向你告白也不会有谁接受你的告白的悲惨渡过!”

乌丸怒吼时的表情相当可怕……不,甚至可以说是狰狞了。不知道是真的对他话中恐怖未来的那份迫在眉睫的威胁感同身受,还是只是单纯的被他的表情给吓到,鸭田狠狠的打了个哆嗦。

不管怎么样,他总算像乌丸一样感觉到了令人心脏都绷紧了的紧迫感……大概吧。姑且摆出了和乌丸一样像要喊‘Fight!’时固有的握紧拳头的姿势后,这位幼驯染的友人立即气势十足的一脚踏上安全护栏上大吼:

“好!就这么决定了!就像动物会对族群里最强的存在进行偶像模仿一样!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学习鹰山!为了打败鹭沢!”

“……当事人就在你们的旁边,这么露骨的表示出对我的敌意好吗?”

被这边完全插不进的热血气氛排斥,只能远远站开的鹭沢无奈的苦笑:

“而且真的要学的话,向身为目标的我学习不是更简单吗?”

“你去爆裂吧死现充!要定目标的话当然要定最远大的那个!”

“不是啦……”鸭田摇摇头,诚实的揭穿乌丸因为不服输而故意打压鹭沢的过激发言,“小英之前有说过如果是鹭沢的话我们光是在相貌这一点上就输了,所以还不如学‘明明长得一般但是居然意外的受欢迎’的鹰山更现实一点。”

“吵死了!”

“如果只是想要模仿受女孩子欢迎的男性形象的话,我觉得我可以帮得上忙哦?”

“诶?”

听完解释的鹭沢爽朗的打断乌丸的怒吼,但不知为何,面对着一脸人畜无害的提出建议的鹭沢,鸭田忽然感觉到背后一凉。

野性的直觉总能让他对恶意十分敏锐——然而无论他怎么看,周围还是一成不变的日常风景,没有出现Black Out,也没有更加可怕的教务主任。等他再回过头,旁边的乌丸已经兴致勃勃拿出了笔和笔记本准备详细记录鹭沢的发言了。

“好快!不……倒不如说你太积极了吧!”

“吵死了!你给我过来安静的坐下!”

“咳,咳!”面对‘大型犬’鸭田及其‘主人’乌丸差一点又营造出自己插不进嘴的‘童年玩伴’的固有结界,鹭沢及时清了清嗓子打断他们。

“相信诸位对‘酷哥’这一形象有着相当的概念了吧?”

该说真不愧是大公司的少爷吗?鹭沢一开口就充满了作发言总结的强势感,鸭田不禁立马和乌丸一齐正襟危坐下来,不过很快就被鹭沢一边说着“不需要这么紧张啦”一边示意他们放轻松。

“……主要是带给别人‘这个人很酷!’的印象,比如说拿着一本光看封面就觉得很艰深的线装书。”

“我经常这么干,没用。”乌丸插嘴。

“那,用尖酸的毒舌冷淡的刺痛周围人的心?”鹭沢尝试抛出另一种方案。

“哦哦这不是在说小英吗?然后大家都在说小英好可怕呢。真不愧是小英,超~酷!”鸭田扑闪着眼睛。

“……”

这叫我怎么接话才好呢?就算是擅长交际的鹭沢在这瞬间也不禁深感头痛。

冗长的沉默横贯于众人之间。

“考虑过从动作、姿态方面入手吗?”尴尬了安静了一会后,鹭沢重新振作起精神强硬的转移话题。“大家都听过‘摆酷’这个词吧,没错——酷也好,帅也好,其实无关内在,这些形象都是通过动作和姿态摆出来的造型。”

“喔哦哦!就是这个!”

“光是说的话可能不是很清楚,要不要来试着摆一下姿势呢?”

“咦?这……这个不太好……不好意思吧?”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乌丸少见的露出了害羞的表情。注意到他的迟疑的鹭沢朝他歪下头,十分纯良的说道:

“别介意,乘着小燕还没来,我们先练习一下比较好……还是说你们想在她面前练?”

“当……”

“当然要现在练!我想给小燕看到我酷酷帅帅的样子!”

鸭田以他的大嗓门压过了乌丸的回答。犹豫了一下,乌丸也勉强的点了点头。

“那么……”新上任的形体老师鹭沢笑嘻嘻的给出指示:“一手插腰一手扶在脑后,下巴扬起,以蔑视的感觉盯着前方……对……不插腰的另一边的胯部最好翘起来,这样显得很高傲……很好……”

就在两名认真的学徒正按着鹭沢的说明别扭而生硬的摆‘酷’的时候,不知道何时来到的鹰山的声音插了起来。

“你们身体不舒服吗?腰……扭到了?还是……脖子痛?”

“才不是!”

“鹭沢在教我们怎么摆酷!”

“……都翻白眼了……酷吗?”

“……”

“嗨~大家~在玩什么呢?”

乌丸正苦恼着该怎么和鹰山说明……最终的审判者——海野燕终于降临了。

活泼、可爱,万绿丛中的一点红,鸟人部唯一的女性微笑着扫了一眼乌丸和鸭田后,天真的给出了最终也是最残酷的裁决:

“这是什么惩罚游戏吗?鸭田你们的Poss看起来超恶心的耶。”

“!”

“鹭……沢……”背后燃起了仿佛能够具现化的熊熊怒火,乌丸发了出像从地狱深处传来的呼唤声。就连鸭田的脸也变得像是佛教寺庙里供奉的修罗一样:

“和说好的不一样呢……”

“抱歉~”

面对铁青着脸朝自己转过头来的两人,鹭沢眯起一只眼睛调皮地朝他们吐出舌头,然后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不小心就作弄了一下你们~诶嘿~”

“鹭!沢!怜!”

这一天的鸟人部活动,以乌丸英司和鸭田树真的怒吼拉开了帷幕。

 

 

END

乌丸英司今天成为现充了吗?

——没有。


本文无关CP,只是单纯的描述鸟人部平和的日常。鸟人的故事非常有意思,希望圈子能够热起来。

这篇文还是老样子是我和苏苏一齐做的写手训练,非常感谢苏苏提的建议。我个人的在搞笑文方面想要努力方向应该是‘一本正经’的搞笑,这样的感觉。

总之我现在欠缺的地方还有很多,继续加油吧。

再次感谢苏苏。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