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避坑落井

1小時內轉發+評論總數達到77就畫(寫)起叉烧包包繃帶手拿內褲説「這、這我可以解釋…」,玩不起來還是要搞┗(6▿6)┛
https://cn.shindanmaker.com/383328

包绷带是啥意思不明白,所以就无视了。




这是一条普通的内裤。
三角形、白底、粉红水珠,腰带处印着一溜小猫的简笔画图案,后半部分则绣着一个稍微凸起的猫爪印图案——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条十分可爱的充满了少女风格的普通内裤。
唯一的问题,它现在正躺在身为男性的永井圭的手中。
“这个应该是妈妈放错的吧……”
站在公共澡堂的更衣间内,刚洗完澡、除了腰际围着的毛巾外全身赤裸的永井回忆起出门前母亲说要给住院的妹妹送换洗衣物的事,“但是迷糊到把女儿的内裤放错到儿子的行李里也太超过了吧?”
他几乎可以想象到患有严重厌兄症的妹妹在衣物中看到哥哥的内裤时的表情……“烧了它!”妹妹惠理子在他脑海里陷入了狂怒状态,歇斯底里的怒吼着——永井打了个寒颤,预见到下次去探望她时恐怕不会是简单的冷嘲热讽就能了事的悲惨未来,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青春期的妹妹确实难伺候,但是这边也同样是处在心理微妙的青春期的少年——不是因为手中这条外形可爱到能让绝大多数思春期少年高喊“萌え!”的女式内裤,而是……
“你让我现在怎么办啊母亲大人?”
如果在家里,永井可以毫不犹豫的穿上外裤回到房间换上自己的内裤。然而现在却是他难得参加一次的学校合宿,所处位置别说距离他家路途遥远,这种深山老林中甚至连间便利店都没有。
是哭丧着脸向老师或者店员求助,然后走漏消息让自己成为同学们的笑料?还是发挥男子气概的就这么放空的度过三天两夜,即使面临着随时可能会被裤子拉链夹到的威胁?
……无论哪个选项都很讨厌。
就在永井纠结不已的时候,有人打开浴室拉门走了出来,他立即像被跳到尾巴的猫一样乍着毛跳了起来。
“圭?”
听到背后响起错愕的熟悉声音,永井战战兢兢的从肩膀上方朝后窥去——染着金色头发的少年正匆匆朝他走来,琥珀色的眼中写满担忧——是海斗。
一瞬间,永井的心里说不清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更紧张了。
在永井的印象中,海斗从幼时开始就是个讲义气又守口如瓶的男子汉。如果是他的话,倒是不会把永井的糗事到处传播。毕竟两人曾是十分要好的童年好友……是的,曾经。记起自己早在多年前就单方面对海斗发表过的‘绝交’宣言,永井不禁有些尴尬,不知该如何继续与对方交流。
“怎么了?你还好吗……”
永井还在纠结要不要向对方求助,下一秒,走近了的海斗就注意到他手中来不及收起来的女式内裤。
“圭……?你拿这个是……”
“不是!这!这我可以解释……”海斗盯着他手中之物的视线就像镭射光束一样几乎能将永井烫伤,他赶紧慌乱的将它放回行李包,“海,这个、这个是……”

“是阿姨放错的吧?”

相当清楚永井家庭成员情况的海斗笑笑接过永井的话,“真是难得的粗心呢。”

“是……你能理解真是太好了……”

提起的心落回了原处,永井咳了一下,试图将这难堪事揭过:

“有、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呢……”

话刚出口他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其实是每天都会在学校见到……只不过每次不管海斗再怎么努力的对自己表现出热情的态度,永井也没搭理过。事到如今却摆出一副好像和人家很要好的样子,就连他都忍不住对自己心生厌恶。

“那个……对不起,海……我……”

“比起这个。”

海斗打断他,视线仍旧停留在永井身上。

“你不穿吗?”

“诶?”

永井的思路还停留在试图向海斗道歉上,他怔怔的看着对方朝自己倾下身体,带着皂香味的气息环绕着他——海斗一只手撑在永井坐着椅子旁边,一只手从他的包里勾出了那条女式内裤——在看到它的同时,永井忽然明白了海斗的意图。

“烧!烧!”

惠理子又在脑海里发出咆哮声,但这时候的永井已经顾不上她了,眼前的海斗即熟悉又陌生,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向自己贴近,以一种令人忍不住颤栗的缓慢动作轻轻的勾掉他身上的最后一点遮掩。

“穿上它,圭。”

 

END

因为各种原因,所以第一次尝试着用手机码字……

结果是衔接变得有些微妙?总之就是不太通畅的感觉。

这篇同样是和苏苏一起训练文力而写的文,不过个人感觉比起前两篇这篇实在是写得不怎么样起不到什么作用呢……叹气。

训练明天开始就暂时停止了,因为要准备海圭的本子。

虽然在下文力不足,但还是厚着脸皮的拜托诸位对本子多多支持哦?

评论(2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