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海圭短片断

废太久了,又没什么时间,所以就拿路边随便捡的20字微小说的题目写了一些片断来玩。

01 Adventure(冒险)

 

爆炸点近在咫尺,海斗轻轻扭了一下车头,摩托车瞬间划过一道弯折的曲线漂亮的避开冲击波。气浪激起的沙尘和碎石扑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生痛,但他无暇顾及这些,背后贴着的圭的身体的热度鼓舞着他,就连眼前四处炸开的火光也如同慢速播放的电影特效一样,鼓动着他愈加高扬的心。

“海,好厉害……”

理应是听不到的,圭在身后发出的细微的赞叹。但是声音还是透过他的脊背,通过他血液的脉络传递过来。

海斗没有回应什么,只是轻轻扬了一下嘴角。

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可以成为英雄,只属于你的英雄。

 

02 Angst(焦虑)

 

海斗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到永井的窗下。他想像小时候那样随便捡块小石子敲打窗户,想大声呼唤永井的名字叫他出来玩,但是最后他只能靠在机车上默默地燃起香烟,透过袅袅的烟雾凝望着窗中少年的灯下身影。

有时候他也会跑到永井补习班的附近等待,隔着一段距离,在人群的间隙中窥视。即不接近,也不放弃,他就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忠犬,无论雨雪的一直守在原处痴痴等待。

“圭,我在这里,我就在这里看着你啊!”

他想这样大声的朝对方吼叫,但是他同时也很清楚,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这份焦虑的期盼也无法传递出去。

03 Crackfic(片段)

 

海斗背靠着树干,呆呆地看着太阳的光斑在树冠上跳跃。这里虽然是没有神主供奉的废弃神社,不过似乎偶尔还是会有人过来上香的样子,嗅着空气中似有若无的香火味道,海斗擦了擦鼻子,立即就因为嘴角的擦伤痛得倒抽了一口气。

“今天也没来吗……”

他喃喃自语着,脑子里霎然闪过一丝放弃的念头,这时候他注意到不远处山脚下的路上站着的小小少年,正面无表情的凝视着自己所在的方向。

“圭……”

就连打架时受伤也没哭的海斗忽然觉得眼前一片酸热,委屈感席卷了他的心。

“圭。”

他蹲了下来,小小的少年以符合自己年纪的方式嚎啕大哭起来。

“我不会放弃,我才不要放弃!我会一直一直等下去的,圭!”

04 Crime(背德)

 

“海,这样是不对的,你应该……”

“嘘,别说话。”

海斗将永井圈在怀中抱紧。

“可……”

“再多说一个字我又要吻你喽?”

圭不是人类……再没有比自己亲眼看到他在自己面前死而复生这一幕更具有说服力了。

但那又如何?

海斗冷冷的想,像想把永井揉进身体里一样箍紧双臂。

全人类的利益什么的,又与我何关?既然人类的本质就是自私自利,那我为了自己的欲望而守护着他又有什么错?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你的名字?”

提问的黑发少年有着和咎儿一样如同玛瑙般闪亮的红眼睛……不,或许该说是咎儿的眼睛和他的一样?鑢七花苦恼的皱了皱鼻子,总觉得能从对方身上嗅到一股莫名熟悉的好闻味道。

“虚刀流——鑢七花,你可以叫我七花。”鑢七花缓缓的走到正皱着眉头消化着自己给出的情报的永井圭身边,在身长六尺八寸的他看来,矮小的少年头顶处的发旋小小的十分可爱。

“该到我提问了。”

“啊,请。”

鑢七花想了想,又好像其实什么也没想。

“你的头发,能给我咬一下吗?”

06 Death(死亡)

 

两人一直偷偷喂养的小狗死了。虽然原因不明,但是早上去看它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今天之前还灵动鲜活的眼睛早已黯淡下去,就连那曾经柔软的身体也变得僵硬。相信再过不久,死亡的臭味就会覆盖上这具新鲜的尸体,更进一步的向曾经爱怜过生前的它的人恶意的揭示开生与死的区别。

“我们把它埋了吧。”永井沉默了一会,忽然提议道:“再这么留下去,腐烂了会很臭的。”

“圭?”

——你不伤心吗?你不难过吗?它还活着的时候明明你那么的宠爱它。

海斗不解的凝视着自己的友人,试图拉住他的手质问,但永井避开了他,转过身走到一边铲土。

“尘归尘,土归土。”

“圭。”

“埋掉的话比较好,不然当垃圾丢的话恐怕不太好。”

“圭!”

不顾永井的躲避,海斗一把抓住了他的臂膀,掌心传来的分明是在努力忍耐着什么的振动。他怔了一下,手劲一松就被永井挣开了去。可海斗不忍再继续纠缠,友人心底的感情像从这短暂的接触中完全的刺入了他的心底。

是了——

不管表现得再怎么理智,这同样也是永井圭第一次真正的接触到死亡。

我真是个笨蛋……海斗后悔着,泫然欲泣地朝友人垂下了头。

“对不起……”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求求你。”

永井的声音听起来几乎是在哀求了,可海斗仍然不为所动——这和他过去不管发生什么总会把对方摆在第一位的行事大相径庭,只有微微颤动的手掌说明他听到了永井的话,他动摇了,但仍然坚持着。

“海……”

“别再说了,圭。”为了避免自己再度屈服在永井的乞求下,海一口截断他的话。“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你的。”

 

08 Fantasy(幻想)

 

“海,我们一起走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海斗差点没把手中的电烙铁丢了出去。他抬起头,黑发的少年一手托着下巴坐在他对面,朝他露出无数次在青春期的梦境中臆想过的温柔微笑。

——是永井圭。

于是他又低下头,在狱警发现前又继续起手中的工作,焊锡和松香的气味刺鼻,激得他眼前一片朦胧,永井的身影便在这片朦胧中如烟般消逝。

“圭。”他在心底默默呼唤着少年的名字,“圭,好想见你。”

09 Fetish(恋物癖)

 

虽然早就注意到了,尽管早就注意到了,但是永井还是没能料到海斗对这个笑脸耳钉的执着程度……不,到了这个地步的话或许称为狂热也毫不为过。

“为什么一定要戴着这个奇怪的东西呢?”

“因为……”海斗脸上浮起难得一见的尴尬模样,在永井的注视下别过脸游移着视线。“这是圭第一次送我的礼物……”

“哈?就这样?”

“就这样。”

看着忽然又露出有点怏怏不乐表情的友人,永井无奈的叹了口气,转手把耳钉放进了嘴里。

“你要是敢把它抢过去我就还你。”他含着耳钉朝海斗挑衅地扬了扬眉,脸上闪过一丝恶作剧似的表情。“你敢吗?不敢的话我劝你还是趁早戒掉……”

下一个瞬间,永井的嘴就被海斗堵上了。

10 First Time(第一次)

 

万事开头难。

就算事先做过功课,事到临头永井还是动作僵硬得不行,撕开保险套包装袋时手一抖,里面的东西就全都掉到了被子上。

“……圭。”

——振作点啊我自己!已经打包票说我的知识面肯定比海更厉害所以一切都交给我的是哪里的哪个人啊!又不是要出嫁的处女,事到如今紧、紧张什么的! 

“抱歉。”

海斗轻笑着的低喃打断了永井混乱的思绪,温柔的吻随之印了下来。

“因为太喜欢了圭了……忍不住欺负了一下你,抱歉。”

“海……海才没有欺负我……”

“接下来就要开始欺负了。”

这么说着的海斗将环在永井臂膀上的手轻轻的滑向了他的身下。


11 Fluff(轻松)

 

许久不见的重逢比想象中的更为平淡,几乎没受到任何阻碍,海斗轻易就进入了永井好不容易才打入的圈子里。

周全的和周围的其他人打了一圈招呼后,海斗十分自然的坐到了永井身边的位置。他一边继续回应着旁边刚认识的人的搭话,撑在坐垫边上的另一只手却一边轻轻的抚上对方的手指,熟稔的与其相交,拇指与食指还轻揉起他的尾指。

“……”

像这样的场合本来应该是永井最不擅长的,如果不是海斗在这他早就离开了,不过紧绷的神精在海斗按压指尖的动作中莫名的松缓了许多。松懈下来的永井甚至扭过头偷偷的打了个呵欠,然后有气没力的把头靠到了海斗的肩膀上。

感觉到永井贴近的气息,海斗并未停下与他人交谈的动作,只是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让永井靠得更舒服些,然后夹了一些永井喜欢吃的菜放到他面前的食碟里。

“……你们,真的是分开了很久今天之前一直都没见过面吗?要不要一见面就营造出别人插不进去的二人世界啊?”

邻座被秀了一脸恩爱的人全都露出了嫉妒的怨恨表情。


12 Future Fic(未来)

 

清晨的都市就像末日电影里的废城一样,空荡荡的街区沉浸在清晨的薄雾中。

海斗牵着永井圭的手的身影在摄像头监视下的街口一闪而过。

即使一切尘埃落定,他们也仍在逃亡。

但两人心底涨满的,却是如同私奔一般的甜蜜。


13 Horror(惊悚)

 

“你是人类。”

明明是安慰的话语,在永井圭耳中听来却充满了奇妙的诡异感。他战战兢兢的抬起头,在看到友人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时,冰冷的汗瞬间溢满了他的背部。

“……海?”

“你是人类。”

海斗又重复了一遍,金色的眼睛倒映着永井圭的脸。那眼睛如同一面镜子,又如同平静的湖面,仅仅只是单纯的倒映倒影,不带任何自我的意识。

……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我所熟知的那个海斗吗?

莫名的,永井圭心里突然闪过不安的预感……但这火光电石之间,他并没有抓住这个预兆,面对着可能的真实,他转移了视线。

他与海斗……分离太久了。久到这年幼时的挚友究竟是在何种环境下长大,以何种心情面对着自己也一无所知。

但是此时此地,永井圭唯一能够选择的,只有海斗。

“只要逃到一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你就,一直是人类。”

寒意再度流窜过永井的脊背,他看着海斗,少年的脸上仍然没有丝毫能让他读懂的表情。他所给出的提议,如稚童般单纯,亦如狂者般疯狂。


18 Poetry(诗歌/韵文)

 

若语言能够束缚一个人,我欲向你述说万千爱语;若亲吻能够满足我对你的贪欲,我欲将你拆吃入腹。

我心爱的人啊,你可知道?

我的心中栖息着猛兽。


23 Suspense(悬念)

 

刺耳的警笛撕裂了夜的寂静,人造的灯光将这片黯蓝的天幕染上一片血红,听着这片嘈杂,海斗沉默地加快了奔跑的脚步。 

“圭……”

他的心脏紧绷着,在途中听到的枪响更是如同尖刀一般刺入他的心中。

“圭!”

海斗又低低的呼唤了一声重要的友人的名字,然后咬紧牙向前冲去。比夜空更黑暗的树影从他身边掠过,而后遮盖住了少年急速前行的身影。而在这片茂盛的树林上方,巨大的银月悬挂于空中,在少年的道路上洒下一层冰冷而苍白的光。

赶得上,赶不上。

救得了,救不了。

“啊啊……圭……”

急切感使得海斗的心脏仿佛随时都会崩裂一般隐隐作痛,但在此时……连自身都没有发现诡异的微笑正从他的嘴角浮现。

“圭是亚人……”

是连死亡都做不到的可怜的亚人。

“真的……太好了呢。”




懒得写完了……(被揍)总、总之挑着随便写写的,最近海圭好冷好冷好冷啊,滚动滚动~大家加油产粮互相投喂啊喂?


补充一下混合同人里的说明:七花是小细谷在刀语中的角色。至于刀语的梗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也不影响阅读。

评论(18)

热度(66)

  1. Masquerade_挂在珍妮的罗圈腿上咸鱼教咸鱼C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