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罐装恋人

入读注意:

本篇源于《世界奇妙物语——美女罐》的设定,感谢世界奇妙物语千奇百怪的故事。

有二设。

自我满足的地方有很多,所以可能并不是很通畅的文。

以上OK?

“欢迎光临‘罐装恋人’网上旗舰店!在这里您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设定出最适合您的罐装恋人,在产品的有效期内您将拥有最完美的梦中情人!本店产品质量可靠,使用方法简单快捷!价格优惠!欲购从速!”

 

XII

“……理解了……寂寞……所以憎恨着……但是我还是……”

耳边传来了什么人说话的声音,不连贯的话语在永井圭混沌一片的意识海洋里缓缓湮没,只留下几个意义不明的零碎音节还在勉强地沉沉浮浮。

“圭。”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呼唤的声音,他睁开眼睛,眼前影影绰绰的映着一个男子的影子。

……谁?

他迷迷糊糊地想,被梦境绊住的神智只能勉强分辨出对方与自己之间隔着一层半透明的浅红色液体,男子映在水面上的面容随着波纹一层层漾开,一层微笑,一层哭泣,截然不同的表情交替着,模糊了他真正的模样。

“我爱你。”

明明还看不清脸,却觉得莫名的熟悉。低诉着爱语的男子凝视永井的目光穿透了水面,仿佛拥有了实质的形态一般,执拗的抚摸着他。

但是……水中?为什么在水里面……

逐渐清醒过来的脑海里闪过一丝疑惑。

不!不对!

水从鼻腔猛然灌入肺部的辣痛感强硬的拉回了他的神智,终于意识到身处于水中的人并不是对方而是自己,永井不禁慌乱地挣扎起来,挥舞出去的手被握住,紧接着就被人扶着脑袋拉出了水面。

“什、咳……咳咳……”

“真是的,不是和你说过很多次不要在浴缸里面打瞌睡的吗?”

染着稻色金发的男子一脸担心地看着永井,伸出手按压住他的半边鼻子:

“擤一下水。”

“我、噗!我不要紧……噗!”

“你就倔吧。”

男子把脑袋侧向一边,哼哼笑着拔掉了浴缸塞子。永井瞟了一眼那颜色古怪的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排入下水口,嘴角不由自主地耷拉下来。确实这副一身落汤鸡模样、还在用别人的手擤出鼻水的争辩显然没什么说服力——他感觉到自己的体温升高了,脸上一片火辣辣地燥热,一种名为‘羞赧’的感情萌发而出。

可是他没说什么,沉默地看着正为自己做着收尾的清洁工作的男子。

“怎么了?”

也许是注意到永井过久投注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也许是因为他呆在浴缸里发呆的时间太久,正在擦洗浴室的男子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清洁用具走向他。

“还没睡醒?”

男子顿了顿,忽然笑着捏了捏永井的脸颊。

“还是……忘记我是谁了?”

 

XI

这句话就像是启动的钥匙,空白的脑子开始运转起来,许许多多的回忆碎片随之一一在永井脑海中浮现。这种记忆回溯的感觉就像之前泡着的温水一样,令人软绵绵的,却并不讨厌。永井眯细了眼睛,蹭蹭男子抚摸着他的手。

“海。”

理所当然的正确回答。

凝视着永井的金色眼睛泛起微笑的光——要被吻了——意识到男子的接近,永井赶紧闭上眼睛。但对方的鼻息在极近的地方停了下来,最后拐到了他的额头处,并在那儿落下了一个轻飘飘的吻。

“早安。”

在感到疑惑而睁开眼睛的永井圭眼前,海斗的笑容带着一丝忧伤。

“怎么了?”

“嗯?早饭已经做好了,总之先来吃早餐吧,今天的早餐很丰盛哦,我做了……”

 

X

永井披着浴巾跟在海斗身后走进餐厅,看着他将餐点整齐地摆放在窗前的桌子上,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窗外透入的阳光给他面前的白色骨瓷餐具镀了一层金圈,盯着晃动着的橘子牛奶倒映到天花板上的鳞鳞波光,永井从浴巾底下探出脚趾夹住海斗的裤子。

“我不想吃鸡蛋——”他申诉道。

“早餐吃鸡蛋比较营养。”

提出的抗议被驳回,永井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水煮蛋的蛋白:无论外形看起来再怎么水嫩可爱,鸡蛋就是鸡蛋——他嫌弃的移开视线,准备义正辞严的说服海斗。

“太腥了,而且我摄入的卡路里很正常……”

“你是正在节食减肥期的女孩子么?诶?诶!”

海斗苦笑着将转身欲走的永井压回椅子上,切开一小块鸡蛋喂到他嘴边哄道:

“别生气了,晚上给你做天妇罗好吗?用新摘的笔头草炸的。”

“……”

自觉到自己似乎被当成了小孩子一样的对待,永井悻悻地安静下来,皱着眉头咽下海斗喂进嘴里的鸡蛋。

“难吃。”

“是是,对不起。”

“……佃煮。”

“嗯?”听到意料外的单词,海斗不解地朝永井歪歪头。

“你不是说要补偿我的吗?”

解释的同时害躁的心情再度涌了出来,永井故意用生气的声音强调。他直立起上半身,倔扭地将脸别向一边,披在肩上的浴巾随着他转头的动作滑落下来,露出光裸的身体……虽然摆出了这样拒绝与海斗目光交汇似的姿势,他的手指却紧紧的抓着海斗的衣摆,圆润的肩膀在阳光下一片雪白。

“晚上我想吃佃煮。”

“圭。”

海斗忽然觉得喉咙有点堵,他顿了顿,用手盖住了永井肩上那片令他目眩的白光。少年未熟的身体颀长而紧实,蜜色的皮肤充满弹性,甫一接触就紧紧吸附住海斗的手指,令他无法离去。

“圭。”

他又叫了永井一声,然后俯低身体亲了亲少年的脸颊。

“就算你诱惑我,鸡蛋也要吃完。”

“……啧。”

小小地抱怨了一声,永井手脚并用地缠住了海斗,立场不坚定的年轻人立即回以了更猛烈的拥抱。

 

IX

永井再度醒来的时候,海斗正枕在他的腰上静静地倾听窗外的雨声。早先时候的明媚阳光好像骗人的一样,室内外全都沉浸在静谧的昏暗光线中,嗅着溢满了空气中的湿润水气,永井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下雨了。”海斗说。

“毕竟是梅雨季嘛……要出门?”

“要去买点东西,还要给野猫喂食。”

“你喜欢猫?”

“喜欢啊。”

虽然说的是猫,但海斗温柔的视线却给永井一种对方说的其实是自己的错觉,他推了一把海斗,海斗便趁势撑起身体,一转头就在他的腰腹间落下细密地亲吻。永井一边笑着逃开这些搔痒似的轻吻,一边拿脚轻轻推开在自己身上嬉戏着的恋人,催促他进浴室梳洗,最好把那些新冒出来的胡子渣也仔细刮一刮。

“等我回来。”临出门前,海斗又晃到半梦半醒的永井面前,纠缠着在他脸上亲了好几下,直到被人不耐烦地挠了一爪后才恋恋不舍地带着一脸喜滋滋地的表情出了门。

“我爱你哦,圭。”

“……”

听到门关上时发出的细微落锁声音,没人闹反而失去了睡意的永井才懒洋洋地揉着腰坐起来。

“……慢……走?”他朝着门口的方向发了会呆,一丝未能告别的遗憾从脑中闪过,不过这并未引起重视。永井的脑子里总会时不时地浮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忧虑,那感觉就像无根的浮萍,晃晃荡荡地惹得他不得安宁,但冷静地仔细一想就知道又是自己纠结在奇怪的地方杞人忧天。

“……算了,反正又不是出什么远门。”

觉得自己有些无聊的他悻悻地爬下床,光着身子走进浴室,洗漱台上明亮的镜子清楚的映出少年白皙的身体,上面零星地散落着几个吻痕。

“……这是什么?”

确认吻痕位置不会对自己的日常造成影响的时候,永井眼尖地从倒影中注意到自己腰际的一处黑影,想着该不会是吻痕的他别扭的扭过身体确认——但那印着的只是一串数字和条形码。他搓了搓,什么也没搓下来,那串条形码仿佛是他与生俱来的印记,无论永井怎么努力,也不见它有一丝模糊。

“这是什么?”

这不是海斗印的——永井很清楚自己的恋人并不是会做出这种恶作剧的人,但它也不是刺青纹身——再也没有比身为身体主人的永井更清楚这个的了。

——那么它是什么?或者说……代表了什么?

窗外细密的雨丝在屋檐处汇集在一起落下,发出节奏规律的白嗓音。这声音拉扯着永井,令他的心重重地沉了下去。

“我……是……什么?”

 

VIII

“欢迎光临‘罐装恋人’网上旗舰店!你所输入的商品编号XXXXXX003是本店正版商品……”

“……”

自己不是人类,永井再也没有比此刻更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奇妙的是,一旦确认了这点后,担忧也好不安也罢全都忽然跑得无影无踪,从胸中迸发而出的只有难以言喻的愉悦感。

永井圭是因为海斗而生的。

永井圭是根据海斗最喜欢的类型而设定出来的。

永井圭是海斗心目中最完美的恋人形象。

“但是……真正喜欢上什么人的时候,就会发现那根本就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完美恋人的形象……可是,我是‘罐装恋人’,在海移情到别的什么人之前,大概早就过保质期消失了吧?”

永井慵懒地趴在沙发上,竖起的两只脚得意地晃来晃去。

“相处了好一段时间,真正投入了感情后,却不得不失去的完美恋人……呜哇,光是想象就觉得海好可怜~”

他低笑了起来,翻身凝视着天花板上的吸顶灯。这是他与海在房子装修时一起去建材市场选购的……但是现在想来恐怕也只不过是海斗对他的记忆和背景所做出的‘设定’而已。

“好可怜,好可怜。可是,也正因为可怜……

“所以才更可爱。

“我爱你哦,海。”

“根据您经常订购的商品项目,现在向您推荐同类型商品‘海斗’……”

“……诶?”

随着突然间响起的电子音,在错愕地转回头的永井面前,电脑上网店的页面上自动切换出另一罐装恋人的人物形象——网页上的男子有着半染成金色的头发,以及留有日晒痕迹的健康皮肤,一边的耳朵上还钉着一个像是《阿Q正传》的周边的黄色笑脸耳钉,而他凝视着屏幕外的金色双眼,温柔的神情几乎满溢而出。

 

VII

直到天空放晴,海斗仍然没有回来。

永井在洗漱台边刷牙、漱口,穿上足以遮盖住腰部条形码的T恤,然后走出家门。

道路两旁的花草上还沾着昨天那场雨留下的痕迹,微风一过,就可怜兮兮地打着颤抖落几滴映着阳光的水珠。永井走到街口的花圃时,在镶满了水钻一样的绣球花下看到散落在地上的一件黑衬衫、一条白色的休闲裤,还有一双黑色的男士休闲凉鞋。永井将它们一一捡起来,装进自己带来的纸袋里。路过垃圾回收处时他顺手将它们丢到了可燃垃圾池里,但没走出几步又折返回来。

“前几天的天气不好,攒下来要洗的衣服好多……”永井面无表情地拍打着捡回的纸袋上沾上的灰尘,“也只是多洗两件衣服而已。”

有洗衣机在洗衣服很简单,固定晾衣架时却是费了永井很大的功夫。他不擅长晾晒的工作,也不擅长打扫,直到腹中响起饥饿的声音时,他才记起自己连煮饭也一窍不通。等到夕阳西下,永井将屋子里的灯全都打开,从玄关到大厅,到厨房、浴室、卧室,还有阳台。可是,即使被温暖的灯光包裹着,他仍然感到黑暗的寒意冷彻骨髓。

——等我回来。

“嗯。”

——我爱你哦,圭。

“嗯。”

外面传来簌簌的响声,永井木然地发了一会呆,迟钝的脑袋才意识到下雨了。他走到阳台打算收衣服,但取衣夹的时候不但夹子飞了出去,就连晾衣杆也被他碰摔在地,洒落一地的衣服瞬间就被飘进来的雨点沾湿了几处。

“……”

怀抱着捡起的衣服蜷缩起身体,永井将脸深深地埋进这堆还带有海斗身体味道的布料里。

——我爱你哦,圭。

“嗯。”

良久,他才以像是害怕惊醒了睡梦中的恋人的音调轻柔而甜蜜的轻喃出声:

“……我知道。”

 

VI

想要对你说的话还有很多。

为什么同样身为罐装恋人的你,要让我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呢?

我们究竟是怎样的存在,我们之间的感情……

是真实的吗?

和你相识的记忆;

和你相恋的记忆;

和你共同生活的记忆;

酷暑时晒在身上烫得令人产生痛感的阳光;梅雨季撑着同一把伞走过的小道;雪夜里共同喝掉的热咖啡……

这些记忆都是你的设定吗?

你的记忆又是从哪来的呢?

想得越多,就越不安。

因为你不在,所以更加寂寞。

可是……就连这份寂寞,也是你所赐予我的。

 

V

放好合适温度的温水后,永井将打开的罐头放入浴缸里。看着透明的水随罐头中溢出的物体逐渐浸染成浅红的颜色,他想了想,脱去衣服把自己整个人都浸进了这古怪的水中。

“海。”

永井闭着眼睛在水里摸索了一会,将那个刚刚放入水中的罐头抱入怀里。有什么正从罐里溢出,似无形的气流,似有形的水波,轻轻擦过他的皮肤,仿佛恋人回应的拥抱。他在脑中一遍又一遍描绘着海斗的模样,从眉眼到唇鼻,从有力的四肢到线条优美的脊背,以及对方呼唤自己名字时那仿若诉说爱语一般的声调……

海……

“圭!”

几乎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永井的肩膀被一双有力的双手猛地扶了起来。他咳出呛进肺里的水,迷糊的凝视着眼前一脸担忧地盯着自己的金发男子,看着他从滴水的头发后透出的金色眼睛,看着他从小麦色的皮肤下露出的健康血色。

“真是的,不是和你说过很多次不要在浴缸里面打瞌睡的吗……”海斗的声音小了下去,永井能感觉到对方正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自己的脸:“怎么了?还没睡醒?还是……忘记我是谁了?”

他将目光集焦在海斗脸上,像刚睡醒后努力回忆似的眨了眨眼睛。

“啊,抱歉,我见海好像很累所以想帮你洗澡,没想到自己反而睡着了。”

听到这解释,海斗总算松了口气,然后眼神有些过分认真的盯着永井:

“……想要洗鸳鸯浴的话下次请务必挑我清醒的时候。”

“你想太多了。”

冷冷地截断海斗的提议,永井顶着对方几近怨恨的视线将怀中空了的罐头丢进垃圾桶。

“那是什么?”

“浴盐,给你消除疲劳用的。不是说好了明天要和我约会的吗?如果你太累爬不起来就不好了。”

“……是吗?”

“是的。”

“本来应该是我照顾圭才对,没想到反而是我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

海斗垂下眼,仿佛一只刚被主人训斥过的大型犬一样,就连肩膀也塌了下来。永井忍耐住不要在嘴角泄漏出笑意,摸了摸他的头。

“没关系——我们是恋人啊。”

 

IV

虽然用冷若冰霜来形容自己的恋人有点奇怪,不过海斗有时候也会觉得永井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冷淡,这并不是说对方出轨或者对自己不再感兴趣……永井对什么都表示出一副兴致缺缺的态度,仿佛只是游离在名为‘人生’的舞台外的一个看客,事不关己的冷眼对待着这世间的一切。只有在海斗向他反复示爱的时候,那双被寒冰笼罩的眸子才会浮上一层薄薄的暖意。

“下周我们放两天假,想不想去哪玩?”

海斗将干燥的毛巾盖在永井湿漉漉的头发上,一边按摩着他头部的穴位一边擦拭未干的发丝。手指在头发间抚弄的触感让永井感觉有些轻飘飘的,好一会才意识到海斗说了什么。

“……这次是这种设定吗?”

“嗯?”

“去哪都可以——”

永井朝海斗仰起头,凝视着他的眼睛笑了起来。

“只要是海想去的地方哪里都可以。”

啊,又来了。

海斗想。

又是这种眼神。你究竟是在看着我,还是透过我看着什么?

他没敢问,事实上海斗觉得自己越来越不了解永井了,他甚至连对方什么时候开始对投喂野猫产生了兴趣也不知道。

“圭喜欢猫?”

“……喜欢啊。”

这么问了以后,永井回应他的目光与现在一模一样,即温柔,又生疏。

 

III

为了一次约会特地去关注天气预报感觉真是太蠢了,简直就是春游前的小学生——虽然是这么想,海斗还是忍不住每天都会查看好几次未来几天的天气情况,并在日历上做好约会倒记时的标记。

但是天不从人愿的事总是时常发生,特别是在天气变化这方面。从约定好的日子前两天天气情况就不太妙,低矮的乌云层层叠叠,果然第二天半夜就下起雨,再查看天气预报时约定好日期的那两天果然预报的是暴雨和不建议出游。

“这样的话哪都去不了了。”

永井用手指拨弄着枕在他膝盖上的金黄头发,有些心痛的看着对方那张写满疲惫表情的脸。虽然好不容易得到了难得的两天轮休,但海斗打工地方的老板显然并不乐意,不但加大了他这段时间的工作量,临休的前一天还特地让他加班到半夜。

“不如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

“……唔……”

海斗将脸贴在永井的双膝之间,发出猫咪爱困一样的咕噜声。怜爱的看着他这难得一见的迷糊模样,永井有些心痛,又忍不住戳了戳他的脸。

“就这样决定吧,明天我们哪都不去……”

“不要。”

恶作剧的手指被抓住,海斗转过头亲了它一下后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好像很困似的缓缓眨着眼睛。

“我定了餐厅……下雨也没关系……”

“在家吃也是一样……”

“是有名的情侣餐厅……”

“诶?”

永井的身体僵了一下,不过犯困中的海斗并没有发现,仍然像说梦话一样断断续续地解释:

“想和圭……一起……”

“这样啊。”

永井的声音放得更轻了一些,没被抓住的另一只手温柔的梳着海斗的头发。

“作为情侣……被大家祝福……”

“嗯嗯。”

“约会……”

“好啊,如果雨势不大的话我们还可以顺路去商场逛一下,我有想送给海的礼物呢。”

“真的?”

海斗闻言振作了几分精神,迅速地扭过头盯着永井。

“……你在笑什么?”

“没有啦,只是有时候觉得海还真是可爱。”

永井俯下身体,吻如花瓣般轻轻飘落。

“我爱你哦,海。”

 

II

海斗醒来的时候,永井不在家里——是去喂猫了吗?他用疑问回答了自己,然后茫然地走进浴室。他太累了,也许一场深沉的睡眠能够拯救他的疲惫,但短暂的失去意识后睡意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或许一个热水澡能让自己看起来好些,他想,至少在圭回来之前我得把自己收拾好,不能让他担心……

但海斗失策了。热水的雾气使他更加的晕眩,缺氧的感觉噎在咽喉深处,堵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摔倒的时候,海斗甚至觉得自己像从高空坠落,没有任何的依靠,只有失重感不停地向下扯着他,在这途中他听到自己在挣扎时撞倒了什么的响声。

听到响声过后几秒,或者是因为这声响提醒了他,疼痛感才从被撞到的部分传到海斗的脑中。他闷哼了一声,艰难地从淌满水的地板上撑起身体,甩了甩总算清醒过来的脑袋,接着看见从自己撞倒的垃圾桶里滚出来的铁罐。

“这个是……浴盐?为什么浴盐要装在罐头里啊……”

也许是很少使用浴室垃圾桶的原因,两人上次将浴盐罐头丢进去后就完全遗忘了它,那之后也不知道错过了多少次不可燃垃圾的回收。唯一令海斗庆幸的是,浴盐这种化工产物不易腐烂的特性。

“还是拿出去吧,免得又忘记……”

他捡起铁罐,罐子上的商品标识不可避免地映入眼中。

——罐装恋人。

——商品名:海斗;特性及使用说明……

……我一定是太累了。海斗想。顾不上铁罐从手中摔落,他双手捂着脸蹲了下来。

“……圭。”

仿佛呻吟一样的呼唤很快湮灭在空气中,屋子里静悄悄的,静寂流淌着,吞没了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圭!

——这个屋子太大了。

两人第一次来看房的时候,永井就抱怨过这个问题。

——只有一个人的时候,空荡荡地寂寞很可怕。

圭!

——那时候的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了?

圭!

……记不起来了……

……我真的有回答他吗?

海斗扶着浴缸边站起来,逃离这个浴室的念头驱使着他,他甚至顾不上换上干净的衣服,就这么赤身裸体的冲了出去。

“你怎么了?”

心里一直呼喊着的人的声音打断了海斗胸中不断回荡的呼唤,正巧从屋外开门进来的永井一脸惊讶地看着他,然后露出了害羞的微笑。

“是来迎接我吗?真是的,我只是去拿之前和你说好的礼物啦,这么着急……”

“圭,我是罐……”

说话的声音戞然而止,仿佛魔法的时限到来的那刻,正朝恋人迈出半步的海斗面前,瞬间失去了主人的衣物一件一件地掉落下来,最后摔落到衣服堆上的是永井最后准备递给海斗的小盒。

海斗在原地站了一会,摇摇晃晃地走到那堆衣物面前。

他捡起小盒,但它关得太紧了,海斗用指甲撬了几次都没打开,最后一次用力过猛,里面的物品全都飞了出去,两枚闪烁着光芒的圆环滚落到地板上发出金属敲击的声音。

那是即使不特意去捡回来确认也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圭……”

——我有想送给海的礼物呢。

圭!

——去哪都可以,只要是海想去的地方哪里都可以。

圭!

——没关系,我们是恋人啊。

圭!

停歇的呼唤声又再度响起,一遍又一遍,咽哽的声音里充满了悲伤和绝望。

——我爱你哦,海。

“……我恨你,圭。”

 

I

我恨你。

身为罐装恋人产物的你,为什么要让我降生在这个世界上?

如果不产生自我的意识,不喜欢上名为永井圭的这个迟早会消失的你的话,我一定……

我一定,连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寂寞也不知道的就这样渡过我短暂的保质期而消散掉吧。

罐装恋人是根据其主人的设定而产生的最完美的情人,可是它的反应和行为并不是出自于它真实的内心,而是设定。把真正的心放进我的胸中的,是你。

现在,我理解了什么是寂寞。

因为拥有了心。

打扫只有我一个人的屋子;烹饪只有我一个人的食物;阳光灿烂的时候;细雨汩汩的时候。

我都悲伤着,痛苦着。

所以我憎恨着你,圭。

但是我还是……

我有多恨你,就有多爱你。

用这颗你赋予我的心憎恨你,用这颗你赋予我的心深爱你。

圭,我爱你。

 

XII

从罐头里溢出的物体在热水里扩散开,最初是艳红,最后一点点变浅,红色慢慢融解在水中,人的形体也同时在水中缓缓形成。

简直就像是血,还是说这就是灵魂的颜色?

海斗贪婪地盯着水中越来越清晰的永井的面容,脑子里淡然地冒出一些无关紧要的念头——直到他看到永井睁开了双眼,那双血红的眼睛正在水面下茫然地凝视着他,所有的思绪在这一瞬间全都蒸发了,海斗的眼中,海斗的心中,全都只剩下了永井圭。

“圭,我爱你。”

他低喃着,然后如获珍宝般将对方揽入了怀中。

 

 

 

 

 

 

 

 

 

 

 

Beyond the circle

“欢迎光临‘罐装恋人’网上旗舰店!在这里您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设定出最适合您的罐装恋人,在产品的有效期内您将拥有最完美的梦中情人!本店产品质量可靠,使用方法简单快捷!价格优惠!欲购从速!”

永井圭深爱着海斗。

海斗深爱着永井圭。

——这是唯一的设定

 

 

 

 

END

评论(24)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