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教咸鱼C

一只30+的妈妈级腐大妈,喜欢细谷XMamo角色CP,目前沉迷FATE的库丘林XEmiya,不吃真人。偶尔写点小文,不精,目前学画画中,不太懂网络礼仪,但是没有恶意,希望朋友们对我能有话直说。能够接受批评教育。

梦夜行

永井圭睁开眼睛,窗外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灰白的线条在模糊的视界中闪烁着微光,从背景布一样漆黑的窗玻璃上划过。他听着淅沥沥的雨声,将伸出棉被的手臂收了回来。不一会,房间里的风景涌动了起来,黑暗带着睡意在岑静中不断蔓延,浪潮般一波波拍打着他,逐渐淹没一切。

“圭。”

冰冷的手背被暖烘烘的手掌覆上,紧接着背后就贴上了另一个人的热度。即使不回头,睡意朦胧的永井也能从包裹着自己的气息中判断出对方的身份。

“海。”他在半梦半醒间轻喊出对方的名字,空着的另一只手弯过颈后,抚上身后人的脸。手很快就被握住,手指相缠,指尖处传来轻吮的触感,温柔的吻让永井忍不住轻笑起来。

“好痒。”这么抱怨了以后,手指立即被咬了一口。并不痛,只感觉触电般地从指尖一路酥麻到了心脏——这种心悸感很是让永井喜欢。他收着下巴,暗自回味悸动中的甜蜜。

“别闹啦——”

海斗小声嘀咕了一句,以额头抵住永井的后脑,呼吸从宽大的睡衣领口处潜入,轻轻抚过他背部的皮肤,又激起一阵甜美的战栗。

但永井没说什么,他偏偏头,挪动身体方便海斗的手更轻松地穿过腰际环抱住自己……他闭上眼满足于此,这时候他又觉得自己不似躺在床上了,突如其来的悬空感侵袭了他的四肢,他正在坠落,不断地向下坠落,子弹从耳边飞过,后颈处创口的血正不断喷溅出,失血和失重感让他眩晕,流失的血液带走他的知觉,而冰冷的雨和警笛声正重重地拍打着他的意识——直到他依偎上海斗的胸膛。失重感消失了,紧迫到几乎窒息的感觉也消失了,嗅着海斗熟悉的味道,永井的心安定下来。

“好好休息吧。”

海斗配合着永井的动作收紧手臂,然后自然地把膝盖收进他的膝盖弯里,两具躯体贴合在一起。

“晚安。”

海斗心满意足的叹息将永井又拉入了梦乡。

 

“我有一个宝物,非常非常重要的宝物。如果是圭的话,我想和你一起分享。”

小小的海斗挥舞着他的手臂画了一个巨大的圈,永井看着突然变小的友人惊讶地眨了眨眼睛,他看到铺盖在天空中的云朵就像幽灵的灰色影子,看到了即将西沉的太阳染红了天际,看到了连绵的山脉湮没在天边的尽头。

疼痛感在血色的暮光中突然涌了出来。皮肤、骨头、五脏六腑,被撕裂、被分离、被碾压,剧痛令眼前的景象忽明忽暗地急促闪动个不停,他张开嘴,却发现连气都喘不出来。

“圭,还能跑吗?”

海斗的声音响了起来,压迫着永井的痛感霎时间褪去,他凝目望去,幼年的海斗就站在茜色的光芒里,以期待着什么的兴奋表情看着自己。

“海?”

喊出对方名字的同时,永井也变成了和海斗同样稚嫩的模样。小小的少年一边为友人努力朝自己表示出的善意而害羞,一边想着自己那位体弱的妹妹:

“给慧理子吧,她一定会高兴的。”

听到永井的提议,海斗的笑容凝结在脸上。他苦恼地揪紧眉头思考了一会,更正了自己的发言:

“那、我把它全部都给你,全部全部,一点都不剩的全部都给圭……所以能不能不要……”

“还是给慧理子吧,海的话,无论你送给她什么都会很高兴哦?”

“可是……”

——我想要给你的……想要把我所拥有的所有一切都送给你的……不要就这么简单的转让出去啊……

海斗失落的声音被忽然刮起的狂风吹散,传到永井耳里只剩下支离破碎的几个单音,他不解地歪了歪头,朝海斗挤出一个困惑的微笑。

“什么?”

“那我不要给了。”

海斗鼓着腮帮,不高兴地瞪了一眼永井。

“我什么都不要给圭了,你这个笨蛋!”

“诶?”

躲开永井想要拉住自己的手,海斗转身大步跑开……但是没跑出几步,他又用力地踏着步子回到怔住的永井身边。

“……海?”

永井慌了起来,尽管并不明白原因,但他能察觉到海斗在生气。于是他飞快地拉住海斗的手,生怕他再次跑开,可海斗只是垂着头瞪向地面。永井小心翼翼地窥看他的表情,只见到平时总是十分好强的友人眼眶中竟浮起了一层水雾。

“拜托了,圭……”海斗的声音哽咽得非常厉害,他甚至打了几个嗝,“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如果你不需要我,我就不会去打扰你……”

“为什么这么说?我不……”

永井试图解释,但只是一眨眼的功夫海斗就化为蝶影消失在他面前,光影的碎片在空中飞散,而影子一聚一散,种在神社后方的大树映入了永井的眼中。他回过头,戴着草帽的幼年海斗正背对着他站在那儿。

“其实我是知道的,从圭和我说话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你迟早也会抛下我……因为,我是犯罪者的儿子嘛……对不起。想要和你做朋友,对不起。”

“不是的!我……”

恐惧涌上永井的心,他惊恐地看着海斗的背影,明知他看不到也拼命地摇头——我伤害了他,永井感觉到胸中仿佛炸裂开一般的疼痛,呕吐感堵着他的喉咙,也把他试图挽留对方的声音堵了回去——我伤害了他——不是的!要说对不起的是我——

海斗转过身,缓缓地朝他走了过来。

——无论你抛弃我多少次。

少年的表情被树影遮住,只有晶莹的波光在金色的眼眸中流转。

——我都会回到你的身边。

“不要离开我。”

他轻轻吻上永井的唇,嘴唇哆嗦得令人心碎。

“不要离开我。”

 

月出唤醒了永井。

窗外的雨已经停息,乌霾散去,月光皎洁而明亮地照在坐在窗边的海斗身上。注意到永井的视线,他微笑着伸出手,如同邀请温蒂的彼德潘:

“一起走吧,圭。”

手掌交握住的瞬间永井的身体就被拉了起来,银色月光形成的小道从他们足下蜿蜒至远方,随着足尖蹦跳时溅起的涟漪,少年们的影子在无人的街道上翩翩起舞。星星就像坠落到了地面上,在他们身边飘浮着。远处,各种灯火绚烂相映,射向天幕的人造灯光掩盖了星辰的光芒,映亮了夜空的黯色,天地间亮如白昼。

在这片夜空辉光下,被夺去了光芒的黯淡星子化作模糊不清的影子。它们徘徊着,在空寂的世界中游离,与嬉戏着的少年们错身而过,在永井因好奇而试图触碰时猝然碎裂,发出熟悉而陌生的声音:

“我的妹妹得了一种特殊的病……我想治好她。”

破碎的影子在灯下的阴影中消逝,嘶哑的声音如立于生死线上竭力挣扎。

“我想成为更优秀的人。”

永井看着那些影子,看着它们一个又一个地被光明融化、被黑暗吞噬。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竟能从那罩着雾一般的脸上看出献祭者的无畏,或是赴死者的不甘。

这时候他忽然听到了哀乐。乐声从他的胸中响起,哀戚的流淌而出,与远处传来的悲叹声应和。

“那是什么?”永井问。

“那是别离。”海斗回答,一把拉住了他。

“不要去。”海斗又说。

“为什么?”

“不为什么——”

“如果没有理由的话我不能接受。”越来越清晰的细碎啜泣声勾着永井的心,使他忍不住想要循声而去。

“圭。”

海斗伸出双手,抓紧永井的肩膀。永井透过他的眼睛,看到摆满了白菊的灵堂,还有看不清少年面容的遗照。

“不要去,不要看,圭——那是丧礼啊。”

“谁的?”

海斗没有回答,他沉默地看着永井,手贴着他的肩膀一路上滑,最后停留在脸颊处。就这样相互凝视了一会后,永井邀请一般地半张开嘴巴,海斗的唇立即就碾压而上。畏惧着什么的少年碾碎了真相吞下,并且像要堵住对方的话语一般凶猛而粗暴地堵住了永井的嘴。

……对于一个身心健全的思春期少年来说,“爱”与“情欲”总是密不可分。

第一次春梦的对象是海斗,第一次梦遗的对象也是海斗,自从意识到自己对童年玩伴抱持着异于友情的心思,饶是性情寡淡如永井也不禁心神动摇。他曾无数次尝试着将这份感情遗忘,并暗自庆幸两人早已不再往来。但每当午夜梦回,蜷缩着的身体里迸发出的空虚又在提醒着他这份禁忌的恋慕仍然顽踞。

“海……保重啊。”

——他在盛夏的树林中转过身,对着林中小屋发出叹息般的声音。

永井眨了眨眼睛,记忆的碎片瞬间湮没。在少年们不断交换的亲吻中,灵堂渐渐失去了踪影,哀乐声也随之消失。月色再度洒落下来,铺满岑寂的夜。

“——要走了哦。”

海斗骑在机车上回头示意,永井将身体依偎过去。

“嗯。”

他的回应溢满了甜蜜。

 

他又做了飞翔的梦。

梦中的自己乘着金瞳的巨龙在暴风雨肆虐的雷云中穿行。雷声嗡鸣,电光银蛇般从身边窜过,皮肤上激起令人不快的颤栗感时他被托了起来,前倾的身体倚着金发友人的温暖背脊。黑色的机车仿佛无根的鬼魂,在夜半的崎岖公路上飞驰。

“现在没事了。”海说。

“现在没事了。”巨龙说。它扇动巨翼,载着他跃上云海,黯蓝的天空如同无波的湖面展现在眼前,点点星光闪烁其间。然而远方传来了纷争的喧嚣,冷冽的狂风与骤雨送来血与火的味道。

“圭,和我一起去九州吧。”

“只要逃到只有我知道的地方的话,你就依然是人类。”

他俯瞰着风景,凝睇天地宽阔,巨翼托起他翱翔。

“海!”

他迎着风,向巨龙吼出声音:“带我一起走吧!”

 

喉咙里还留着大声呼喊过的热度,忽然刮起的狂风就夹带着冰冷湿润的水气袭来。永井感到身体一沉,梦中的水迅速地没过鼻子,淹溺感那么真实,水灌进肺里——他安静地睁开眼睛,盯着漆黑一片的房间,耳里只有自己的心脏疾速而沉重的鼓动声。

有好一会儿,他分不清自己究竟是醒了,还是又陷入了新的梦境中。

“海?”

永井尝试着叫了一声,声音既轻又细,带着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小心翼翼。

但是并没有任何人回应。

没有来自身后的温暖拥抱,没有邀请夜行的小飞侠——没有海斗。

他不在这儿,不在永井圭的身边。

于是他终于明白——这才是现实。

他真正地醒了过来。

清醒着的永井圭平躺在床上,他将脸隐没在阴影中,静静的听着自己的心跳。再过一会,拂晓的光将划破夜色,憩息于夜晚的太阳又会如常升起。

但他仍然身感疲惫,在黎明破晓之前,试图再度捕捉住梦的尾巴。

“海……带我一起走吧。”

 

他于梦中行走,如同荒野中的孤狼,孑然一身。

 

 

 

END

 

给苏苏在16年办的海圭合志《无名盛夏》的投稿,时隔截稿已经过了一年以上,应该可以发了吧……

评论(16)

热度(48)